乒乓球直拍技术图解:木子章回小说 戏说人生(第三回)

横拍发球技术侧旋球 www.pwyq.net 土包子李2018-11-13 07:07:19

? ?

? ?

? ? ? ? ? ? ?纯属虚构 ? ? 切勿对座 ?


? ? ? ? ? ? ? ? ? ? ? (三) ??


? ? ? ? ?话说有一首诗,诗曰:“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闭馐湔婧?,写出了多少人的心声,也挽救了多少迷茫、绝望的人,也启迪了多少人。唉,咱们真得感谢这个大师。

? ? ? ? ?笔者突发想:如果一个小城镇按照这诗句主题规划布局建设,说不定还成了旅游的好去处。因为在目前中国无一个城镇的主题是这样!

? ? ? ? 多言了。

? ? ? ? 继续关注咱们刘大侠的命运。

? ? ? ? 就像诗句那样,刘大侠“柳暗花明又一村”。

? ? ? ? 他被问讯了一个月,他也是爷们,竹竿倒豆子,操作不毛之地来由全部讲了。唯有对有没有受贿,他信誓旦旦以一个共产党员发誓:没有。

? ? ? ? 因为本篇刘大侠不是主角,笔者就省略了询问内容。

? ? ? ? ……

? ? ? ? 一个月后,刘大侠背着“待查”结论回到了镇政府。当然,任何没有经过法院定罪的案件当事人,只能是犯罪嫌疑人,也不会剥夺作为公民的资格!这一点重要,最起码,刘大侠依然是副科级干部。

? ? ? ? 宛亮到任了,刘大侠的临时任期也到头了。他只好默默的工作着。但是我们不能遗忘他。?

? ? ? ?检察院的反腐败对古镇是一个警示,同时又一轮也开展起来。 ? ? ? ??

? ? ? ? 首先被查究的是古镇的陈余中。

? ? ? ? 陈余中是个建筑商,他和同样身份的王葫芦不一样。

? ? ? ? 陈余中是古镇人,他的建筑工地大多在本市外县。因为生意的成功,他在古镇很有影响力。他看到古镇大拆迁,便在一个星期五的下午回到了古镇找到宛亮。

? ? ? ? 宛亮是知道这个人的,虽然不熟悉。一见面通报,宛亮立即到办公室迎接嚷道:“哎呀,那阵风把陈老板刮进这啊?!?/p>

? ? ? ? 陈余中这些年和许多官员打交道,不是面如冷霜,就是对人不屑一顾。没想到,在老家古镇碰见这种热情的官员。进到办公室,顾不上坐,他忙不迭掏出价格不菲的香烟递上一支。

? ? ? ? 宛亮欣悦的燃上。

? ? ? ?陈余中不动声色的把烟放在茶几上。

? ? ? ?宛亮笑着说:“陈老板,你们这些款爷,就是会保养自己的身体,不抽烟,好!”陈余中有些受宠若惊说道:“那时想抽烟,没有钱买,现在抽起了,却对烟没有兴趣了。宛镇长,你们不一样,每天操心工作,思考问题,抽些烟,有好处的?!?/p>

? ? ? ?“真是知音!陈老板理解我?!蓖鹆列ψ呕氐?。

? ? ? ? 陈余中吞吞吐吐告诉来的原因:他想投资古镇旧城改造。

? ? ? ?宛亮表示欢迎,然后说:“这些事情必须领导拍板?!背掠嘀胁煅怨凵?,知道这是一块肥肉,不会轻易允诺的。他于是话锋一转说道:“宛镇长是否赏脸在一起吃顿饭?”

? ? ? ?宛亮打开手机看看时间,故意说:“哦,礼拜五。唉,老婆在城里,一个星期回一趟,也怪难的?!?/p>

? ? ? ? ?陈余中再度升温:“我回来也不多,再说,镇长也忙,好不容易碰见了,就赏脸聚聚吧,我向领导汇报一下我这些年的工作?!?/p>

? ? ? ? 看着陈余中诚恳的模样,宛亮说:“既然这样,我干脆送佛送到家。我和领导联系一下,看他有时间么?”

? ? ? ? 陈余中连声说好。

? ? ? ?当晚六时,在古镇最好的“喜财神”酒店一座雅间,数人聚齐了。本来,陈余中打算到市内聚餐,因为曌还有一些事情,就选择古镇了。因为宛亮知道,曌忌讳在古镇进酒店。

? ? ? ? 出席的人有曌、秘书出身的副书记、老甘、宛亮和镇政府一个妇女干部。

? ? ? ? 宛亮看时间早,就对着老甘说:“甘书记,我们来点带彩的麻将,不会违纪吧?”老甘笑道:“赢了我的钱,你要请客?!蓖鹆了担骸翱蠢次艺獗沧邮怯涣四愕那?!,因为你不认识麻将?!彼低?,宛亮、副书记、妇女干部三人坐在麻将旁。陈余中看着曌海天,曌海天笑笑:“我不会,看着就行?!崩细示妥铝?。

曌海天和老甘分别在宛、妇女干部后面看。

? ? ? ? 麻将进行一个小时左右,陈余中输了五千块,付完账,正好上菜。陈余中笑着说:“我输钱很少,没有想到,在家乡碰上高手了?!庇嘞氯瞬煌潭扔饲?,宛亮笑道:“陈总在外面赚大钱,回来理所应当捐献些?!崩细兽揶淼溃骸奥榻?,麻将!真是麻啊?!蓖鹆列Φ溃骸案适榧?,明天早饭,我请你了?!?/p>

? ? ? ? ?众人乐呵呵的就座。

? ? ? ? 上来的酒是“轩尼诗”,众人没有吭声。

? ? ? ? 酒过三巡,突然酒店女领班进来问道:“哪位是陈余中先生?”

? ? ? ? 陈余中正准备敬酒,闻言把酒瓶放下,随口应道:“我是,有事吗?”

? ? ? ? 内领班依然微笑着:“有人找你?!?/p>

? ? ? ? 陈余中只好离席到雅间外面,雅间外廊道不远处站着两名一看就是干部模样的人。宛亮有点好奇,进雅间卫生间后伸头望廊道瞄了一眼,一瞄,脸上立即变了色,因为那其中一人他认识,是区检察院的刘副局长。他只好悄悄看着。

? ? ? ? 反贪局刘副局长见陈余中出来,径直走到他跟前说:“陈余中,这是市检察院庄科长?!蔽盘羌觳煸旱?,陈余中的脸色立即变了颜色 ,他嗫嚅道:“找——找我有事?”

? ? ? ?庄科长威严道:“你涉嫌一起案子,请你立即跟我们走一趟!”

? ? ? ?陈余中回头恰巧看到正缩头瞄看的宛亮。他犹豫说:“是否明天一早去?”

? ? ? ?庄科长不容置疑口吻说:“现在!”

? ? ? ?陈余中只好服服帖帖跟着下楼。下楼走到吧台时,陈余中说:“我请客,把账结了吧?”

? ? ? ?庄科长点头。

? ? ? 看到一下子结账这么多,刘副局长讥讽道:“在这古镇请这么高档的酒菜,看来一定是贵客?!?/p>

? ? ? ?陈余中用手擦擦脸上的汗,说:“多年的朋友回来了?!?/p>

? ? ? ?其实,刘副局长早已看见了宛亮,只不过不点破罢了。

? ? ? ?雅间,惊慌失措的宛亮只好让服务员出去,然后说:“不好了!姓陈的叫检察院的人带走了!”

? ? ? ? 众人的脸上顿时都变了色。

? ? ? ?老甘待问清是刘副局长时,气呼呼的说:“这个老刘,见面也不打声招呼!”倒是曌海天很是镇定:“确切吗?”

? ? ? ?这时,女领班又进来微笑说:“账已经结了,陈总有事先走一步,大家尽情畅饮吧,需要什么尽管安排?!彼低曜吡?。

? ? ? ? 服务员知道有了变故,也只在雅间外面不再进来。

? ? ? ?宛亮恨恨骂道:“娘的!这检察院的人神出鬼没!不让人吃一顿安稳饭!”

? ? ? 曌站起想走。老甘说:“书记,慢些走,万一碰见?!睍琢⒓疵靼?,重新坐下。

? ? ? ? 气氛很是沉闷。

? ? ? ? ?二十分钟后,他们离席而去。

? ? ? ? 服务员进来看到还剩半瓶酒,自言自语道:“糟蹋??!这半瓶酒得卖多少稻谷??!”不料这时领班进来说:“下班后,咱俩喝下!”接过酒瓶走出门。

? ? ? ?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 ? ? ? ?陈余中被带走虽然没有传千里,但是第二天,古镇的人就知道了。

? ? ? ? ?被小姨子商秋熏陶已经改变观念的(我们后面有专门交代)建筑商王葫芦私下对人说:“如果我这伙计老陈把任何都交代了,他回来的当天,那么这天也是他事业终止的一天!他没有朋友,没有市场,他被这个时代、这个社会所抛弃!只能苟且偷生一辈子?!?/p>

? ? ? ? ?譏语不幸言中。

? ? ? ? ?因为陈余中的工地多在临县,案子是市检察院人员办的。

? ? ? ? ?陈余中屈服了,彻底交代。

? ? ? ? ?虽然案子不牵扯古镇,笔者还是在这里交代后来的事情,以飨读者。

? ? ? ? 临县县委书记和一帮子人进了监,后来书记被判了六年。鉴于陈余中的较好态度,他被判了缓刑三年。

? ? ? ? 回到古镇,王葫芦专门去看望了陈余中。感动之余对王葫芦的责怪,他辩解道:“尽管他们不刑讯逼供,但是我不交代,我的精神就要崩溃,成了精神病人,我老婆孩子怎么办?”

? ? ? ? 王葫芦很久没有言语,临走时,他轻轻问:“今后怎么办?”

? ? ? ? 陈余中无奈道:“闭门思过,苟且偷生。如果让我重新选择,我宁愿选择贫穷,因为我不用看那些掌权人的脸色,不用像一条狗那样活着,最起码有尊严!有钱没有快乐!有钱提心吊胆!要钱干什么?!”

? ? ? ?王葫芦也叹道:“什么能挣钱?官商!只有这两个字结合在一起,才能完美而快速赚钱!你不挣钱?这个社会就会淘汰你!”说完走了。

? ? ? ? 陈余中的眼泪突然涕泗滂沱。

? ? ? ?陈余中请客一事,事后,曌海天专门责骂宛亮说:“你怎么交往这种朋友?长长脑子!幸亏才结识,不然麻烦大了!以后不要这样!”

? ? ? ?宛亮唯唯诺诺不加以反驳,就退出曌的办公室。

? ? ? ?出了门,他暗暗骂道:“老子也没有长慧眼!怎能一下子看出是个大行贿犯!”

? ? ? ? 虽然遭到一些惊吓,加上陈大侠的事情,镇政府每个人做事很是注意,最关键的是古镇在拆迁当中。检察院的人把注意力放在了古镇土地部门。因为古镇土地部门直属市里,古镇政府在某些方面也只能协调,具体工作操作的东西也不是太清楚。

? ? ? ? ?曌海天其实很忙碌,不仅仅是拆迁,还有新农村建设这一块。

? ? ? ? 区里通报:独河镇这两年在这方面成绩显著。

? ? ? ?曌海天率领人员到独河镇取经。到了独河镇,曌海天独自一人在街上转。不错,总共只有两条老街的独河,在“新农村建设”的大旗号下,现在已经新开辟了八条街,据说,周边几个乡镇的群众纷纷到独河购买门面房,房价一路攀升,新的街道还在继续建设。

? ? ? ?曌海天发现了一个问题,就是已经建设好且已经卖出的门面房大多关着门,街道冷冷清清,没有多少群众。正好一个看样子村干部模样的人在街道边晒小麦,他上前聊天。村干部看到曌的模样,也八八九九猜测到是一个官员,因此很是热情。下面是他们的对话。

? ? ? ?曌:“咱们独河这两年变化真大啊?!?/p>

? ? ? ?村干:“街道在不停的扩大,群众还是那些人?!?/p>

? ? ? ?曌:“房价也是一路攀升?!?/p>

? ? ? ?村干:“不假。农村严控批宅基地,群众要娶媳妇,没有房子,哪个媳妇愿意嫁?这是一,二是许多人在外打工数年,家里房倒屋塌,就是回来过年过节,没地方住啊,三是防老啊,老了靠谁养???还是提前做准备?!?/p>

? ? ? ?曌:“那是。怎么人这么少???”

? ? ? 村干:“别看建的这么好,还是栓不住人!因为没有企业,没有就业场所,新街道也形成不了市场,虽然是门面房,一点用处也没有,总不能守着这华丽的房子喝西北风吧?所以还是得出去打工挣钱。说来说去,独河街道扩大了,人还是过去那些人。不信,你去看看,有的门面房上的锁都生锈了,门前有些长满了荒草?!?/p>

? ? ? ? 曌:“我看到了。那为什么还要建设呢?”

? ? ? ?村干:“这是上级的政策。城里商品房又贵,乡镇建街道可以卖出去,利润大,当然政府愿意做这件事情。不过,谁能说得了将来,就是现在,有的人虽然买了房,农村土地耕作远,还是在家乡住居时间长久些。天天喊建设,哪知道老百姓真正在想什么!老百姓讲究实际?!?/p>

? ? ? ?曌说:“建街道谁受益呢?”

? ? ? ?村干:“当地政府,开发商,老百姓?!?/p>

? ? ? ? 曌海天担心村干部再说出其它话,就礼貌的离开了。

? ? ? ? 凭内心讲,曌也是不愿意这样做。他到任后,见到古镇数条老街区,破烂不堪,的确需要改造,所以要大张旗鼓拆迁。没想到,拆迁是如此之难,镇财政日渐枯竭。没有钱,谈什么施政方针,一切都是空谈!

? ? ? ?宛亮在一天夜里专门到曌的办公室,曌知道他有什么话要讲,就双眼直直看着他。

? ? ? ?宛亮鼓起勇气说:“我看古镇南侧几十亩土地可以动用,可以开辟几条街道?!?/p>

? ? ? ?曌海天闻言点点头,说:“征求一下意见?!?/p>

? ? ? ? 宛亮第二天就和一帮子干部到了这个村子。其实,这个村在十几年前,有几个自然村的土地被政府征用了,村民集体转成商品粮户口。现在剩余几个自然村的土地紧靠古镇南侧,是一块黄金地带,村民们也在等待政府哪一天征用。

? ? ? ? 曌海天连续和多名他认为是智囊的人员调研、磋商。又派宛亮带人反复和村干部、党员、村民代表协商、谈判。

? ? ? ?协商好了,剩下的是钱的问题。

? ? ? ?政府虽然采取用将来划拨门面房来解决一部分钱的问题,但是诸多细节牵扯到钱的问题依然没有办法解决。后来,村民们对政府让了步,就是政府可以把几个自然村的土地占用。

? ? ? ?于是,轰鸣的大型工具开进了这一片土地上。

? ? ? ?曌海天在领导旧城区拆迁的同时,也在非常关注着土地征用这一块工作。说内心话,他最担心的是群众上访。上访问题是所有官员最头疼的事情。

? ? ? ?偏偏,在这块土地上还是发生了问题,虽然不是上访,但比上访还严重的事情。

? ? ? ? 欲知事情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Copyright ? 广州竹席销售网络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