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打乒乓球:连环镇丨鬼话

横拍发球技术侧旋球 www.pwyq.net 元气谈2018-11-18 12:46:45



鬼话

“我觉得,我该走了?!泵蝗煌O铝私挪?。

从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她走在了队伍的后面,紧跟着我。我并没有被这冷不丁的一声弄得不知所措,只是这样一句话显得很突兀。虽然周遭的环境并不是太安静,有一些风声混杂在脚步声里??缮材羌?,只剩下风声了。

其实风是没有声音的。当你听到风声的时候,大多是情况下是因为风划过了周遭的物件。而这些无辜的东西被这小小的风力带动,互相敲打抑或摩擦,便发出了声音??赡芤黄饕兑虼吮淮档搅寺飞?,在空气的摩挲和时间的侵蚀下,被分解。剩下的残骸,变成了世界无用的一部分。


而我听到的风声,是风划过耳廓的声音。它以一种更加靠近骨髓的形式被我的听觉神经元感知。

老王先是走过去拉了拉毛毛,问了问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毛毛很不自然地用手背擦了擦额头微出的汗,点了点头。

她温柔地说:“你们继续吧,我自己能回去?!彼难凵衤湓诹宋业纳砩?,样子像是在等待我的挽留,可她的演技一如既往地不好。

我伸出了手,接过了她拿在手上的袋子,那里面装的应该是一些吃食?!盎厝ヂ飞献⒁獍踩??!彼低晡冶Я怂幌?,然后招呼着大家:“咱们继续?!?/p>

接下来的路上老席和抠哥都在低声嘀咕着什么。不管怎么说,在这个时间点离开,我是有一点意外的,老王走上来问我昨天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我顿了顿,轻轻地摇头。


可能没有了她,接下来的剧情才能继续??赡芤蛭一顾阌心敲匆坏懔私馑?,接下来的剧情才能成为故事。

过了四十分钟,老席招呼我们休息,我拿出毛毛递给我的袋子,收起了里面的一张纸条放在屁股口袋里。给大家发了袋子里的水和面包,还有一人一袋牛肉和酸菜,作为今天的午餐。

趁抠哥和老王尬聊的空档,我和老席在路中间各自点上一根烟。烟气袅袅,和天上薄薄的阴云相映成趣。

可能是被烟呛着了,我咳了两声。老席拍拍我的背,然后指了指路右边的一座山,说很像我们高中时候学校旁边的山,还问我有没听过关于那座山的鬼故事。


我摇了摇头,然后朝着另外两人喊着:“快来,老席剧场开始了?!?/p>

四个人聚在一起之后,老王在抠哥无比嫌弃的眼神下找我要了根烟,抠哥也用着同样的眼神给她点上。

老席清了清嗓子,开始给我们娓娓道来:

因为我们出生在炼油厂,附近的山上有两个紧靠在一起的储水罐,棕色的,趴在山顶上。小时候对体积没有什么概念,总之是觉得特别大。当然就两个储水罐,自然也没什么好偷的,但是厂里还是安排了有人二十四小时值班,现在想想,应该是为了真正出现火灾的时候能响应及时。但是听爸妈那一辈的人说,厂里从来没有出过什么大事故。


也是一件蛮好的事情。

事情的起因是两个值班工人的辞职。当时炼油厂刚刚落成,召集了一批来自五湖四海的年轻人,其中东北人尤其多。岳城这边倒也好山好水,来自不同地方的人们在炼油厂的大家庭里安居乐业。从小我们都是在子弟学校里读书,这也让我们这些从小在厂里成长的孩子很少有机会接触到岳城本地的方言。

其实想来,当时还是毕业包分配的光景。很多人可能就从当时分配的岗位干起,一干就是一辈子。更因如此,这两个人的同时辞职就显得有些所谓的异常。领导自然是要跟他们谈一谈话,而这两个小年轻只是托人带了个“晚上闹鬼”的答复给领导,就收拾了单身楼里的简单行李,离开了炼厂。

领导自然是不信这个邪,于是再次安排了两个人去储水罐那边值班??擅还嗑?,这两个小伙子就找上了领导,充满恐惧地跟他描述了值班室里的经历。

其实现在看来都是一些恐怖片里常用的桥段,什么锁了的门半夜里会自己打开,窗口外有一个人形的黑影,午夜十二点会有奇怪的电话打进来里面有女人的低语。


领导当然不信这些牛鬼蛇神,于是决定亲自带人去看个究竟。

人员配置是领导本人,以及领导的秘书兼司机?;褂辛硗饬礁?,是子弟中学的体育老师。按领导的话说就是:“体育老师嘛,身体好,阳气重。真要有什么脏东西,也好好镇一镇这股邪气?!?/p>

安排妥当,傍晚交班时分,领导就带着人上了山顶,走到了储水罐旁的值班室。值班室有两间屋,一进门这间有一些椅子,几个柜子书架还有一个方形的桌子。桌子上面摆放着一部电话和一些纸笔。在书架旁有一个门,里面有很小的一间屋,就只有一张床,是让值夜班的两个人轮流休息用的。厕所和储水罐相关的控制装置并不在这个房间里。

四个人就吃着盒饭等待着天黑,领导喝了一点小酒有点微醺。另外三人就奉承着驾着领导去床上休息。刚躺上床的时候,领导还嘟囔着说:


“去他妈的牛鬼蛇神,下次开大会我要好好把我们的唯物主义落实到基层。一个个小年轻……”说着说着就好像睡着了。

三个人刚开始还抽着烟闲扯着家常,老师们和秘书互相交换着学校和单位里的八卦,应该是本身生活也没什么交集,没过多久就开始面面相觑了。

于是三个人商量着要不要打打牌,消磨消磨时间??上嗷ヒ晃?,才发现一副扑克都没有。带着侥幸心理翻遍了所有的抽屉,也没发现一副扑克。秘书突然一拍脑袋,说他想起来领导车的后备箱里有一副麻将。三个人就又尴尬了,对着苦笑。


“三缺一!”秘书刚啧了一声,休息室的门打开了,领导走了出来,笑眯眯地对三个人说:“来,来来,打牌?!?/p>

秘书麻溜儿地去车上拿来了麻将,两个体育老师也把方桌子用窗帘给铺上,心里想的估计是今晚总算有点事情做了。

麻将打了一圈又一圈,秘书自然不太敢抓领导的炮??闪礁鎏逵鲜臀匏搅?,想着领导其实管不太着,也就正常发挥,赢了他不少钱。领导看起来倒是挺自然的样子,有的时候自言自语说自己这鬼运气也是没治了。气氛其实挺融洽,时间自然就过得很快。

在另外三个人已经开始哈欠连天的时候,领导突然起身说要出去解个手。他们仨就自顾自点上一根烟,复盘着今晚的几手好牌。这时候,却看到休息室的门再度打开了,领导浑身酒气地从里面走出来,睡眼惺忪地问:“我睡了多久了?”


三个人呆住了,两个老师也一眼瞥见,刚才从那个“领导”那里赢来的钱,张张都印着玉皇大帝天地银行。

Copyright ? 广州竹席销售网络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