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乒乓球比赛用球:不肯为女人花钱的男人,说明了什么?

横拍发球技术侧旋球 www.pwyq.net 静可触心2018-11-22 07:09:01

1、未婚夫的背叛

女孩静静的坐在沙发上,听完姨夫的话,陷入长久的沉默。

好半天她理清头绪,才说道:“所以……现在是要我代替妹妹嫁人是吗?”

叶国成愧疚的看着她,唉声叹气的说道:“染染,我也实在没办法了,荣锦这孩子一声不响就把小然带走了,现在席家急需要人,我能怎么办?你和你妹妹长得很像,而且已经过户到我家了,也是我叶国成的女儿……”

“可是……我和荣锦有婚约啊,我们是未婚夫妻……”

她的话还没说完,叶国成竟然扑通一声跪下了,林染面色一变,连忙搀扶起叶国成,但是他却说什么也不起来。

“染染,现在也只有你能救叶家了!席家家大业大,我们得罪不起??!要是席家撤资,那我……”

后面的话不用说她也明白,要是得罪了席家,那叶家就可以消失在京都了。

可是,要牺牲她的婚姻??!

婚姻,是多么神圣珍贵的两个字,决定她的后半生,她还这么年轻就要和一个陌生男人相处,而且那个人的名声太过恶劣,她怎么能嫁?

可……

拒绝的话又怎么说的出口?

叶家养育了她二十多年,现在是她该偿还的时候了,难道她要做白眼狼吗?

叶国成期盼的看着她,在等待她的回答,良久她无力的说道:“我想给荣锦一个电话?!?/p>

“这孩子电话打不通??!”

“我……我想试试……”

这是她唯一的机会了,话语吐出口,带着支离破碎的颤抖。

她不断拨打那个号码,冰冷的女声告诉她对方已经关机,就在她快要死心的时候,没想到电话打通了。

接听后,对面传来熟悉的声音。

“染染?”

是荣锦的声音。

那一瞬,她的眼泪都快要落下来。

“荣锦,你在哪儿,小然呢,你赶紧带她回来……”她像是抓住最后一根稻草,焦急的说道:“你知不知道我现在……”

她的话还没说完,没想到电话那端传来荣锦疲惫沙哑的声音:“对不起,染染,我现在还不能将小然带回去?!?/p>

“为什么?”这三个字近乎颤抖的吐出来。

“染染,你也知道那席二少是个风流成性的人,小然嫁过去肯定没有好日子过的。她那天晚上哭着来找我,求我带她离开,我又怎么忍心看她被人糟蹋了呢?染染,我知道你一定很生气,但是你相信我,我将小然安顿好了,我就回来找你?!?/p>

“你知道……将叶然带走后,留给我的会是什么后果吗?”林染心情复杂,满心苦涩的问道。

“我知道,家里人都知道我和小然离开了,一定以为我们有什么。但是我保证,我心里只有你,对于小然只是兄妹之情而已!小然不像你,她很脆弱,需要人照顾。而你一向不在乎那些闲言碎语,你比小然坚强多了!所以,现在小然需要我?!?/p>

林染听到这话,身子仿佛是被雷击了一般,颤抖的差点跌倒。

这是她未婚夫说的话?

她确实坚强,难道这也有错吗?坚强的女孩就不需要男人的呵护了吗?

鼻头发酸,泪水渐渐蓄满眼眶,却倔强的不肯落下。

她努力的看着天,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荣锦,所以就算我现在求你,你也不会带小然回来,是吗?”

“染染,她也是你妹妹啊,你怎么能如此心狠?放心,我将她安顿好,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的?!?/p>

心狠?林染心如刀割,已经分辨不出苦涩是什么滋味了。

“好,我等你,等你给我一个完美的交代?!彼蛔忠欢俚乃档?。

“荣锦,你最好记得你现在的决定,希望你……永远都不要后悔!”

她挂断了电话,那一瞬清冷的眼泪也无助的落下。

她现在……是真的孤立无援了。

良久,她转身悲切的看向叶国成,努力从喉咙里逼出那两个字。

“我嫁……”

除了嫁,她还有什么办法?

当她点头确认,到搬入新住所,不过短短半日时间,她没想到席家如此急切。

林染站在华丽的别墅面前,身旁的管家低声说道:“少夫人,这就是你以后和先生的婚房,里面的人尽管差遣,一定满足少夫人的需求?!?/p>

少夫人……

这三个陌生的字眼落入耳中,让她有些排斥。

她才刚刚回国,原本一心想着要和心爱的未婚夫结婚,却不想她心心念念的男人,竟然带着她的表妹逃婚了。

她抬眼看向眼前的别墅,感觉它是洪水猛兽,正张大了嘴巴,下一秒就会将自己吞得连骨头都不剩。

她深呼吸一口气,没有再犹豫大步跨了进去。

进去了,她就是席家的人了。

和叶家……

和荣锦……

都不再有半点关系。

她进门后,对着管家问道:“请问……我什么时候能见到我的丈夫,去民政局登记的时候吗?”

她主动问起,因为知道避不开,索性壮着胆子接受。

这场婚姻她无法做主,那就坦然接受。反正她是个坚强的女孩,遇见什么事都能抗得下来,这就是荣锦眼中的自己!

2、老公风流成性

“抱歉,二少最近很忙,来不及去民政局。我们已经申请了特殊服务,少夫人只需要签了这个表格,将身份证户口本给我就好了?!?/p>

管家客客气气的说道,看着林染那清瘦干净不施粉黛的小脸,清雅脱俗的模样很是喜欢。而且她的眼睛也格外的明亮,好看的不得了。

这样的女孩子,应该很得少爷的喜欢吧!

林染听到这话呼吸一滞,她这两天看新闻还经??吹秸舛俚纳碛?,不是泡了小模特就是泡了当红花旦,要么就是在哪家酒店夜宿不归了!

忙?

忙着泡妞吗?

不过也好,她匆匆忙忙的嫁人,自己还没有反应过来,给个时间缓冲一下,整理心情也好。

“我明白了,一切按照你的意思来办吧?!?/p>

很快管家拿来了表格,签字完毕后管家就离开了。

她的户口本身份证也很快就归还回来,但是她却没有看到结婚证,只是户口本自己配偶一栏,变成了已婚。

管家看出了她的疑惑:“这结婚证好需要拿回去给夫人过目,就不留给少夫人了。要是没什么吩咐我就离开了,这儿自然有人照顾少夫人的起居?!?/p>

“那二少……什么时候过来?”她紧张地问道。

“暂时不会过来的,要是来了我会提前派人通知?!?/p>

管家一脸慈祥,语气温和的说道,便告辞离开了。

染染四处看了看,别墅很大,带一个大温室花园,还有室内泳池,简直奢华的不得了。

她来到了自己的主卧,诺大的房间却空荡荡的没有一点人气,看着有些凄凉。

脑海中突然浮现荣锦的模样。

他说:“染染,以后我们结婚了就搬出去住,过我们小两口的生活。将房间按照你喜欢的模样装修,好不好?”

“染染,我们买婚房吧!等你毕业回来我们就可以结婚了?!?/p>

“对,房间一定要有个大衣柜,专门放我老婆设计的衣服,有你的也有我的!”

这些话,仿佛就在耳边,从情人的嘴里说出来,温暖带着甜腻。

她恍惚的打开了大衣橱的门,里面全是自己的衣服,是管家准备的。

她的眼泪情不自禁的落了下来,最终还是放肆的哭出来了。

前一刻,她还是荣锦的未婚妻,得到了他父母的认可,只等着毕业就结婚。

同学都笑话她,一毕业就跳入婚姻的坟墓,简直就是爱情的奴隶。

要是一直和心爱的人在一起,做爱情的奴隶又如何。

当她毕业兴冲冲的回来,她的未婚夫带着她的妹妹逃婚了。

他以什么身份,又有什么资格?

难道只因为她脆弱,需要人照顾吗?

那么多男人,偏偏选中了他!

而他竟然也不管不顾,甚至不惜对抗席家,留下的后果竟然让她承担。

一想到这些,指甲深深地嵌入血肉,疼的有些钻心。

她之所以答应结婚,一是心灰意冷无法反抗,二是想要报复,她倒想看看荣锦回来,会是什么表情!

而与此同时,京都最奢靡的帝皇酒吧包厢内,一行四人正在打麻将。

没有多余的话语,只有麻将落桌的声音,气氛诡谲压抑,死气沉沉的。

最终,话多的老幺栾子林忍不住了,瞄了瞄某人的面色,肝颤的问道:“那个……老大,今天可是你结婚的大日子??!不……不去看看美娇娘?”

3、总裁不举

“是啊,结婚的好日子,你陪我们几个瞎混什么?”其余人齐齐附和。

“你们要是想去,尽管去?!蹦腥颂裘?,阴测测的冷道。

寒眉轻挑,五官深邃,冰冷的磁场席卷每一寸角落,让人头皮发麻。

其余人一对上这不近人情的眸光,顿时焉了脑袋,谁也不敢说话了。

就这样,一群大老爷们就荒废了一天,打麻将竟然打到了深夜十二点。

夜深,老幺栾子林还有应酬,不得不离开,这一桌麻将也算是散了。

男人出了酒吧,管家已经将车停在了门口,看样子已经等候多时。

管家上前,尊敬的喊道:“二少,我是奉夫人的命令前来接二少回去的?!?/p>

闻言,男人瞬间紧紧抿着薄唇,显然有些排斥。

俊朗的眉目满是森寒的目光,最后微微眯起,冰冷的话语溢出了那菲薄的唇瓣,有些淡漠疏离,带着淡淡的戾气。

“如果我不去,会如何?”

“夫人吩咐,少爷一日不去,我等候一日。十日不去,我等候十日?!?/p>

“哎呀,老大,你就去吧!你折腾莫叔这老身板干什么呢!而且长痛不如短痛,以后我们兄弟几个再出来玩就是了!”

栾子林开腔。

长痛不如短痛。

男人闻言脸上有些异色,但是很快就恢复过来,最终点头钻入了车身。

管家也松了一口气,感激的看向其余三人,便转身离开了。

很快车子就抵达了别墅,里面黑漆漆一片。

席铭一个人进去,管家在外面等着。

很快他来到了主卧,里面没有开灯,他也懒得开灯,那个女人长得如何,身材怎样,他一点都不关心。

心早就空了,不会再有人住进来了。

他摸索到了床边,像是完成任务一般,直接将衣服扯开,然后掀开被子,朝着那具温暖娇小的身子压了过去。

滚烫的大手掠过四处,抚摸着那睡衣下白皙光滑的皮肤。

比想象中的手感要好。

他突然萌发了一种奇怪的念头,也想尝尝她的唇瓣是何等的滋味,是否也让人流连忘返。

只是,他从很多年前就不触碰女人了,亲吻如此亲密的事情也难以做出来。

他微微蹙眉,避开了染染的嘴巴,滚烫的唇瓣伴随着牙齿的啃噬咬在了女人纤细的脖颈上面。

这就是嫁给他席铭的代价,除了生孩子的工具,她什么也不会是。

而此刻,染染还在睡梦中。

她梦到了一个火炉,自己置身其中,感觉皮肤都灼烧的厉害。

水分蒸发,皮肤滚烫。

好难受好奇怪的感觉??!

那火炉越来越近,她近乎本能的抬手反抗着,但是却被一股强制的力道拉向了两边。

她想要挣扎着睁开眼,但是眼皮却又千斤重,无论如何也睁不开。

她狼狈的张口呼救。

“荣锦……救我……救救我……”

她哭泣着,眼泪从眼角滑落,消失在头发中。

席铭正情欲当头,却猛不丁的从身下的小女人口中听到了一个男人的名字,不禁身子微微一颤。

这个女人是有心上人的?

他顿时觉得索然无味,连碰一下都觉得嫌弃。

男人蹙眉直接从床上退下,他对别人的女人还不感性趣。

他衣衫不整的从别墅出来,看的管家微微一愣,他家少爷这么快就好了,这速度……会不会太快了点?难道外界传言少爷不举的消息是真的?

4、身体被掏空

管家瞥见席铭阴沉的面色,不敢多问什么,只是询问:“现在少爷要去哪?”

“回去?!?/p>

“是,少爷?!?/p>

管家将席铭送回去后,立刻给夫人打了电话。

“今天怎么样?少爷去婚房了吗?”

“去……倒是去了?!惫芗冶鹋さ乃档?。

“怎么吞吞吐吐的,是不是少爷不喜欢那个女孩子,所以将人欺负了?”

“这倒没有,只是少爷进去十分钟不到就出来了,衣衫不整看样子是做过了,只是这时间……”

管家一个老男人说到这话,不禁觉得有些难为情。

“什么!”

夫人惊呼出声,险些背过气去。

外界传言席铭不举,所以久久不结婚,也没有私生子。她迫不得已直接安排了婚事,也不管他情不情愿,没想到结果却是这样的!

“你给少爷安排医生,谨慎点医治,千万别让他发现,免得他自尊心受不了。至于他们夫妻如何相处,先缓一缓,调理身体为主?!?/p>

“是,夫人?!?/p>

……

翌日,染染起床发现床上竟然还有条男人的领带,她确信昨晚关灯的时候还没有。

难道……昨晚自己的丈夫回来了?

她陡然一个机警,立刻检查身体,发现衣服被剥的差不多了,但是……却没有见血。

没做吗?

她轻轻的松了一口气,然后走进了卫生间,从镜子里看到了自己脖子上的吻痕,密密麻麻的红色,看着她都觉得羞耻了。

男人啃自己脖子了?

这么亲密的举动她和荣锦都没有做过!

但,为什么半路又没有要自己,难道是……早泄?阳痿?不举?

她突然想到新闻上的照片,那个二少一看就知道是声色犬马的人,身体不知道被多少女人掏空了,要是不举也情有可原。

呼--

她长舒了一口气,为自己侥幸逃过一劫而觉得开心。

她收拾了一下就出门了,反正她也不需要回门,甚至都不要去见自己的公公婆婆。席家对于自己完全就像是放养式的。

她还不死心的给荣锦打电话,但是却无人接听。

他现在眼里只有她柔弱的妹妹吧,哪里还记得她这么坚强的人?

她苦涩一笑,觉得自己不应该在留恋了,自己反抗不了席家,既然是荣锦自己选的,那她应了就是。

以后,他们再也没有瓜葛!

她去换了电话号码,将那个人断的干干净净。

她拨通了同门师姐的电话号码,两人都是来自京都,所以在国外学习的时候玩的最好。现在换号码了,也要告知一下方便以后联络感情。

她刚刚说完自己是谁,没想到师姐许多多急急忙忙的说道:“染染啊,你回帝都了?那正好啊,你能来帮我一个忙吗?我下午需要去帮人量尺寸,需要带个助理,而我原本的助理请假了,你可以帮我吗?“

“可以啊,我正好没事?!?/p>

最后林染站在一栋巍峨的大厦面前,看着上面几个大字,竟然写着席世集团!

这……不是她夫家的公司吗?

5、投怀送抱

京都毕竟是一国之都,是政治经济的中心,分为江南江北两个区域。其中江南便是富饶的经济中心,不知道隐藏着多少超然家族。

而这席世就是其中翘楚,让人望尘莫及,涉及的产业更是多的数不清,多事高端奢侈的品牌。

虽然叶家也不容小觑,但是和这超级家族相比实在是相形见绌。

她有些迟疑,面色苍白了一瞬,但是许多多却没有看见,直接拉着她进去了,一边走还一边说道:“我们公司接了单子,要帮席世集团新来的员工量尺寸,定制手工西服,我缺人手只能找你了?!?/p>

定制手工西服?还真是大手笔??!

她深呼吸一口气,反正迟早要来的,她怕什么!

上去之前许多多先去沟通了前台,然后从专属通道上去。许多多要先去十八楼和财务说一声,先付定金,让她先上去帮人量尺寸。

她学的是服装设计,所以这些事情得心应手。

按照多多说的,她来到了六十八楼,从电梯出去发现里面一个人也没有!

难道是因为周一例会,都去开会了?

她没有乱走,而是去了休息室。

她刚放下东西没多久,突然身后传来了推门声,她以为是多多来了。

但……一转身却看到了一个男人。

身子修长挺拔,精瘦有力的身材上熨帖的裹着白色的衬衫,更显得身材极好。

视线在往上,那张丰神俊朗的面容呈现在眼下。

按照美学的角度,这个男人……近乎好看的完美。

凤眸深邃似海,五官立体俊逸。

眉角上扬,带着几分野性难驯的戾气。挺拔的山根、性感的薄唇抿成了一条冷线,给她一种拒人千里的感觉!

对上那漆黑如墨的深邃目光,她竟然觉得有些害怕,下意识的躲开了。

她直接拿着皮尺上前:“怎么就你一个人吗?其他的员工哪里去了?”

她刚刚靠近,正准备帮他量肩宽,却被男人无情的扼住了手腕,力道之大仿佛是要将她捏碎一般,她疼的瞬间蹙眉,有些不悦的说道:“你干什么?”

“你想对我做什么?”

“量衣服???今天你们新入职的员工不是要订做西装吗?你放手啊,你弄疼我了!”

闻言,男人才蹙眉将她的手松开。

员工?

他浑身上下到底哪里像是员工了?

“这里可是68楼?!彼艉沟南炱?。

“68楼怎么了?”她觉得莫名其妙,转动一下手腕,然后踮起了脚尖,准备帮他量肩宽。

男人实在是太高了,足足有一米八八,高出自己一个头不止。

她还没量到呢,没想到脚下一崴,整个人重心不稳的朝着男人扑了过去,正中男人怀中。

鼻间全都是他身上淡淡薄荷的香气,手掌心抵在男人的胸口,隔着那薄薄的衣料都能感受到下面炙热的温度。

随即耳边就传来不清不淡的嘲讽声:“怎么,你们都是这么帮人量尺寸的?”

林染听到这话,小脸瞬间像是火烧一般。连忙撑起身子退后一步,尴尬的不敢看人。

那脸颊红扑扑的,就像是熟透的樱桃一般,鹅蛋脸上满是少女才有的胶原蛋白,看着就感觉手感细腻美好。

还有她身上传来若有若无的清香,像是她身上散发的,也像是她的发香。

总之沁人心脾。

一时间他竟然觉得很好闻,让人觉得很舒服,最起码他并不是很排斥。

似乎,让她帮自己量衣服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马上帮你量?!?/p>

他站立不动:“这次可要小心了,你要是在扑过来,我就怀疑你别有居心了?!?/p>

声音清清冷冷,不带一丝感情,但是落在她的耳中却多了一抹戏谑的笑意。

尴尬!

真的是尴尬死了!

未完待续……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哦~~~

Copyright ? 广州竹席销售网络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