乒乓球 规则 得分:聚会(上)

横拍发球技术侧旋球 www.pwyq.net 灵魂诗人2018-12-06 15:45:15


?

哗啦啦的声音到底是来自哪里,是桌子上的麻将还是这个世界本身。万太太很心烦。她娘家姓章,要不是舅舅苦苦地哀求,那么这位表妹章小姐此刻就不会在麻将桌的东风位,持续地带给自己难堪。我命真苦。万太太隐秘地趁着搓牌的当口闭眼叹息了一下,立刻就投入下一副牌当中。她打出一张八万,下家的章小姐脸上挂着的愁云惨雾立刻消了?!翱ò送?,胡了,哈!我胡了!”万太太终于松一口气:章小姐终于笑了,牌桌上的气氛不再尴尬了。轻浮的喜悦。

?

然而章小姐的确不是省心的主儿?!氨斫?,你刚刚是不是给我喂牌???”章小姐的大嗓门如同潘多拉的魔盒。万太太此刻觉得自己几乎要气昏过去。

?

“不好意思呀各位,”文太太此时在西风位笑吟吟地站起来,旗袍上的梅花也在灯光里微微颤动着,“我中觉没睡够,现在有些困了,想下去休息一会儿……不如我下去叫文先生替我?”

?

“哎呀不用了?!苯鹛?,“我也累了,反正也不早了,我们干脆下去吧?!?/span>

?

木楼梯吱呀作响。万先生敏锐地转头向上一瞥,四个女人下楼来。等到她们绕过那个大青花的时候,万先生便看着章小姐说:“不是在搓麻将吗?怎么下来了?”

?

沙发是红木的,和中间的茶几一致。南北的沙发都可坐三人,东西的沙发则是单人的。文太太落座在北面,依着文先生坐。她闻见茶味的流溢,老阿姨举起壶来。茶水声串起了太太们的步子,金太太落座在南面沙发上和金先生一起,万太太支使章小姐去坐到金太太旁边,而文家夫妇也主动给万太太让位,往东挪了一格——万先生坐在西面的单人沙发上,万太太是要坐他旁边的。

?

万太太:“男人们一天到晚在外面忙着忙那的,事情和消遣总是多得很。我们这些太太小姐啊,除了打麻将也没别的事做,偶尔下来干点别的事情聊聊闲天,你还不许么?难道要我去厨房和女仆人一聊聊两个小时才算完?”万太太最后的几个字几乎是盈满了笑意,流水声停了,一席人又用笑声顺水推舟地填满了整个厅堂。

?

金先生:“万先生啊,万太太这是对你有意见了!”金先生肥头大耳,笑起来的时候整个脸都在红,因此显得格外吃力。万先生则不同,他的西服是笔挺的,但是脸却是一张京剧小生的脸,两个眉毛生成了燕子的一对双翅,飞逸上去,四十岁的人却未见岁月的迹象?!巴蛱恢倍晕矣幸饧??!彼庋?。

?

万太太:“别的我倒没有什么。单请下人这件事我就要怪他!章小姐也不过在家里住一个夏天,他非要专门多请两个女佣来——嫌不够用呢?!被坝锛?,她不时地放射目光给身旁的万先生,万先生亦如是。像是冷兵器时代的一场交锋。

?

金太太:“那是万先生派头大。你该高兴才是呀。我们家老金以后还要承蒙万先生多多照顾……”

?

万先生:“哪里哪里?!?/span>

?

文太太:“听口音,金太太是北方人?”

?

金太太:“是。我是山东人?!?/span>

?

文太太:“山东哪里?”

?

金太太:“清河县?!?/span>

?

章小姐:“如此说来,金太太和潘金莲便是同乡了!哈!”

?

文太太赶忙道:“我们家厨子是香山人,和孙中山先生还是同乡呢。这样的事多了去了?!?/span>

?

文先生举着茶杯站起来了:“你们倒讨论起地理问题来了!今天最重要的,还是要贺万老板升迁之喜?!?/span>

?

众人纷纷应和。万先生连连摆手说哪里哪里。七只茶杯凑到一起又分开,如同一朵花的舒展。

?

?

“时局不好。生意难做?!蓖蛳壬熳沤鸺曳蚋镜绞榉坷??!懊魈煳揖鸵セ嵋换嵴潜叩娜肆恕蓖蛳壬庋恢彼底?,金先生和金太太都没有打断他。

?

言说是一个人的本体。万先生的言说证明了他是一个良好的生意人,具备足够的自私和敏锐。他的皮鞋在地板上敲击,形成某种韵律,能够把他整个人托起来,形成某种居高临下。他是这样对着金先生的,而事实上金先生也确实是他的下属。万先生知道金先生的家族来头不小,尽管金先生本人愚钝,但还是搞好关系比较好。

?

所幸有金太太,万先生不用把话说得像摊鸡蛋饼一样明白?!巴蛳壬档幕?,我们都清楚的……确实困难……倘若形势还可以,那么一切照旧,倘若形势不好,金家也和万家共进退……老金家做船舶生意,这个你一定放心……”她这样说。

?

话说到一半,章小姐走了进来。万先生立刻给金先生递烟。金小姐立刻缄口不语。

?

金小姐抽烟,金先生反倒不。金小姐接过万先生递过去的三支“茄力克”中的一支——金小姐只抽“三九”,一种女烟,但她也常常从男人手中接过“茄力克”,一块银元一听,英国产,贵而上等?!拔颐抢辖鹣?,不抽烟?!蓖蛳壬咽O铝街е械囊恢Х呕匮毯凶永?。章小姐说:“表姐夫是真绅士,给第一次见面的太太递烟。怎么第一次见我没递一根?”

?

万先生此刻有急欲发作的冲动,所幸的是文先生像个耶稣基督一样降临在书房里:“个么说明金小姐在上海滩还是名人呀!大家仰慕得连她的细节都不放过,都要知道?!?/span>

?

万先生感受到肩膀上友爱的轻拍?!拔哪澈屯蛳壬呛枚嗄甑呐笥牙?。从以前在日本留学的时候就认识的。老万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金小姐——”他伸出手来和金小姐一握,“有什么事,文某帮得上忙,尽管提?!?/span>

?

烟在空气当中粉碎开来,形成一个特别的氛围。在摇摇欲坠的时局里,哀愁的质地像烟丝被烧掉以后挥之不去地存在。它笼罩葱郁的盆栽,花梨木的小桌,琉璃的果盆和章小姐的不愉快。她开始咳嗽。万先生劝她离开书房,去找万太太去。

?

?

晚宴开始的时间是六点。从五点开始,文太太就被万太太困在房间里。

?

“阿英??!我真的命苦,我不跟你讲假话……我也不是傻瓜,万先生外面有人我也知道的呀!他跟金太太的事情我从去年就晓得了,有一天下午他说去福州路见客户,我就派了司机跟着……金先生跟个猪一样什么都不知道,阿英,但我不是啊,我是个人呀……(擤鼻涕)其实我真的能接受的,你说他长得一副好面孔,又有钱,肯定是会这样的,但是我就是忍受不了他对我不好!我嫁过来不容易呀阿英!你说他连一个厨房的女佣人都,都……我也是好人家的女儿,怎么受得了这种事?

?

“……身上这件旗袍式样新,还是他春天的时候给我买的……我还是念他的好的,可是自己娘家对我真的没有好只有差。把个表妹送过来,叫我给她物色一下对象,结果没想到有本事勾引上自己姐夫!你也看到了,她今天跟吃了枪药一样,说的都是什么话……我自己身体又不好,又要管着这个小祖宗不丢人现眼,我真的命好苦……我瘦了许多?!?/span>

?

文太太安慰道:“瘦是好事呀。你看看我,一块糕点也不敢多吃,还是胖起来?!?/span>

?

万太太:“你不胖,胖一点反而好看一点。我现在是怎么样都没用了。万先生天天看都不看我一眼。一天到晚说到外面谈事情,说时局怎么不好,说最近怎么忙怎么忙,其实我都清楚的……人老珠黄,没办法的事情,你不用劝我,我能接受这件事的。我现在最希望的是赶快把这个表妹嫁出去,好让我省省心。我自己心脏也不好,受不了天天这么作……”

?

万太太哭得极为投入。她的眼睛小,平时就是弯月牙似的,此刻月牙更单薄、更看不分明。万太太自己只觉得什么也看不清,什么也不想看清了?!叭嘶故巧狄坏愫谩窠鹣壬茄裁炊疾磺宄?,活的最开心?!?/span>

?

文太太于是也陪着她悲伤。用手去按摩她的肩胛骨,假装这是一种有效的治疗。文太太一生都热衷于扮演这样的角色,结婚以后更甚,因为文先生也是同样的人。万太太这一遭控诉并不是一次两次,而是比例假来得还要更准时的周期性情绪崩溃。

?

木地板的吱呀声让万太太警觉地停止了抽泣。她立刻收拾好了自己。文太太大声问:谁呀?

?

是章小姐。

?

万太太舒了一口气?!霸诨灰路?,等等哦?!?/span>


(未完待续)


///长按二维码关注///



Copyright ? 广州竹席销售网络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