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板乒乓球发球基本功:小说 | 喜盈门( 一)

横拍发球技术侧旋球 www.pwyq.net 大赫节能电采暖2018-12-09 08:49:44

全国招商热线:0718—8272116


我第一次去殡仪馆,是前几年做记者的时候,一个年轻的歌手和他的妻子及腹中胎儿在高速公路上发生惨烈车祸。当时的悲伤不言而喻,双方父母已经不能走路,都是靠人架着去参加追悼会的。我看了一会儿,心痛难耐,也没有采访,退到一边。


殡仪馆有好几个厅,相临的厅在里面打鼓唱戏,一片热闹景象,亲朋好友在门口抽烟玩牌,玩得不亦乐乎。我问怎么回事,人答这是白喜。


我很震惊,白,竟然真的可以成为喜。那逝去的老人也曾与他们同行半生,家人的无动于衷深深刺激了我。


再后来有一次我听到一个朋友打电话,对方说她爷爷不行了,朋友发火:“这次到底是真不行了还是假不行了?!我都请了两次假了!”


今年大雄的姥姥和姥爷都去世了,我亲眼目睹失能的老人在最亲的人眼里怎样失去价值,失去体面,失去尊严,直至失去所有人的依恋。亲人们一边吃饭一边谈论老人还能活几天,那口吻就像今天的菜有点咸。孩子们不知所谓地在一边疯笑打闹,这仍然是个波澜不惊的世界。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寄语

喜盈门

盛可以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 ??

姥几(方言,意为曾祖父)要死了。他的泥屋里头一回充满了欢笑。附近的乡亲,一拨接一拨踏进门槛。爷爷在地上烧了一堆旺火,火光造出很多影子,好像屋里的人翻了倍。人们围着火堆,额头慢慢渗出汗来?;鹕嗷郝?、耐心地舔着秋天便已锯好的枣树杆,偶尔咂出声来,迸溅几点火星,灰烬像蚊子在空中飞着,落在谁的头发或肩膀。

姥几躺在床上,再过十天是他百岁生日,这生日仿佛床头柜上的茶杯,伸手就拿得到,可他够不着了。熏得发黑的蚊帐已经取走,剩下几根竹棍,搭瓜棚似的架着。姥几身上铺着脏污的棉被,衣袖上结了一层厚厚的油腻,火光在他焦干的脸上闪烁,突起的颧骨使他看起来傲慢冷漠,塌陷的腮窝放得进一只鸡蛋。他努力睁开被眼屎糊住的眼睛(虽然他已经看不清东西),双手在空中抓来抓去,影子映在胡乱钉着纸壳子、蒙着纤维袋子的墙上,像演皮影戏。

姥几连续几天不进食,呼吸上气不接下气时,爷爷赶紧打了一通电话,我那些一年到头碰不着面的亲戚,从各自工作的地方回来给姥几送终,姥几却吃了一碗速冻饺子,自己走到地坪里晒起太阳来。我那些亲戚们,主要是我大伯、二伯、大姑、小姑,以及我的堂表亲,宰鸡剖鱼饱吃一顿,欢乐地搓了半宿麻将,第二天一早就回城了。到夜里姥几又坏了,嘴里胡言乱语,大便拉在裤裆里。爸爸像擦洗一件农具,闷声不吭将姥几清理干净,给他涂了润肤霜,穿上烤得热乎乎的裤子,像伺候一个婴儿,连眉头也没有皱一下。

爸爸干农活也是一把好手。妈妈在城里做零工,当她叫爸爸离开这个“穷坑”,进城“随便干点什么”时,爸爸不愿意,怕别人侵占宅基地,怕老鼠睡了他的窝,怕野草长到门槛边。妈妈像赌气似的,很快跟了别人,很快生了儿子。我那时还小,只有四岁,现在我九岁了。爸爸本来话不多,从此更像个哑巴。那些在外面做事的人都愿意把田地甩给他。当他开着插秧机驶过辽阔无人的田野,那片水白眨眼变绿;稻谷成熟时,他驾驶的收割机在金色的海洋里乘风破浪。我觉得爸爸挺威风的。但爷爷不这么看。大伯二伯在城里头搞得家大业大,连自己的店铺门面都有了,忙得奶奶的生日都没时间回,那才叫出息呐。

宾利陶瓷,欠款不同花色 ? ? ? ? ? ? ? ?

宾利热线:13972421605 ? ? ? ??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 ? ? ? ? ? ?

姥几那间泥屋,像只老鼠洞巴在楼房边。惟一的窗子用塑料蒙住了,矮门边贴着春节的新联,姥几自己写的。我从没见过爷爷和姥几说话。这时候他更关心屋里的火,不时用火钳拔弄一下,架根新的干柴,紧紧地盯着火光,脸上毫无表情。在给姥几选坟址,看风水师转动手中的罗盘,有人说起姥几过去的趣闻,爷爷也没有笑一下。他就是一个没有笑容的人。

姥几隔一阵就喊“呷旯”(方言,意为喝茶),声音忽强忽弱。有经验的人说,临死的人口干,他顶多再熬一夜,赶紧通知其他人回来吧。爷爷打了一圈电话。亲戚们很快又挤满了泥屋。我嘴里嚼着大姑给的朱古力,夹在亲戚们中间,我感觉他们和我一样兴奋。

姥几手在空中乱薅,“我要妈妈”,声音像一只小鸟。亲戚们笑了起来,好像在动物园看动物表演。

姥几又喊“呷旯”。大姑端着空杯子去找水。二伯表情很知识分子,“看样子至少还要两三天,再喝水,这口气不知道要吊多久?!倍父胶退睦瞎骸拔椅搪璺窖裕耗棠趟乐?,也是只喝水,拖了半个月才断气?!倍羌依镂┮簧瞎笱У?,毕业后分到国营酒厂,酒厂倒闭下岗后,就跟没上过大学的一样了,甚至更差,那份大学生的骄傲防碍了他吃苦耐劳,反而没有大伯的一步一个脚印。只有爷爷还认这个,爷爷怕有知识的,他看重二伯的想法;二伯母又是天生的城里人,爷爷对她也另眼相看。

二伯母妖里妖气,眼圈涂得像熊猫,尤其爱穿动物皮草,一身羽毛,虎斑、豹纹、莽蛇皮……据说有一次,她穿着貂皮大衣,被动物?;ぶ饕逭咦崃艘欢?,揍完发现她穿的假貂皮,又赶揍了她一顿。从此二伯母的梦想就是买一件真貂皮,这个梦想压得二伯直不起腰。据说二伯母趁二伯弯腰之际,和一个小厂老板去北方旅行了一趟,在那小厂里当过一阵秘书,那时候奶奶一边给我喂饭,一边跟爷爷聊二伯要离婚的事,眼泪直往下掉。奶奶天生不喜欢破碎的东西,可是,妈妈和爸爸离婚的时候,奶奶自己的心破碎了——幸好二伯和二伯母很快又甜蜜了。二伯母至今没穿上貂皮,她已经过了四十,她的儿子——我最小的堂哥,没考上大学,她现在操心的是,怎么攒钱给儿子买房子娶老婆。二伯的腰还没伸直,买房子这块大石头就压了上来,但这巨石是蜜糖做的,二伯有时还会伸出舌头舔一舔。

阿兰鲜花坊” ? ? ? ? ? ? ??

鲜花热线:18871805342 ? ????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 ? ? ? ? ? ? ? ? ? ? ? ? ? ? ? ? ? ? ? ? ?3

邻居们填补了最后的空档,屋里转不开身。姥几又喊“呷旯”。大姑挤不进来,茶杯转了几手,经过我的头顶,到大伯手里,大伯又递给爸爸。大伯和爸爸长得最像,瘦脸尖鼻子,遇到问题时眼睛眨得飞快,像在迅速翻书找答案。爸爸把水杯递给爷爷,姥几“跟死人一样重”,他一只手扶不动他。姥几的脑袋缩在油腻发亮的衣领中,水倒进他的嘴里,从嘴角溢出来———他咽得太慢了,也许是没力气。爸爸把姥几放平,他无牙的嘴张开,黑洞洞的,像一个壶口,爸爸知道怎么将水灌进壶里。

姥几死死地躺着,右手紧攥着一叠钞票——他全部的财产,那只手一直没有松开过。

“李嗲赌一世的博,有一分输一分,这几张票子冇丢到牌桌上,那要搭帮他动不得了?!?/p>

“早几十年打牌,别个都在桌子底下搞鬼;这十几年,别个在桌面上换牌,他也不晓得?!?/p>

“过年挨家挨户送春联,他还是想搞点子弹,准备正月间在牌桌上战斗?!?/p>

“那些跟他玩牌的也不是东西,这不是从老人家口袋里掏钱吗?”

“过去的年轻人还只是偷鸡摸狗,现在是吸毒、抢劫、偷盗,为了钱,他们什么都干得出来?!?/p>

“这回啊,你们得给他多准备几幅牌带走,等他到那边继续打?!?/p>

几张嘴巴在我头顶上喷着烟雾,发出烟熏过的沙哑笑声。

姥几安静地躺着,脸和死人一样,一条膝盖却弯起来,将被子顶成一座山,看上去很悠闲。

全屋用好门,就 选金凯德? ??

热线:15502799678?? ? ? ? ? ??

?请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 ? ? ? ? ? ? ? ? ? ? ? ? ? ? ? ? ? ? ? ? ?4?

到了睡觉的时间,我也不想上床,挤在火堆边,听亲戚们聊天,说的都和姥几有关。他们说一阵,笑几声。有时也沉默。最后大家打着呵欠陆续散了,临走前看姥几一眼,手指探到他鼻下,确定他是否断气。爷爷想留下来守着这堆火,二伯说,“你也七十多岁了,守一夜,哪里锵方言:承受得???我们弟兄几个轮班?!彼呛芸炫藕昧酥蛋啾?,没有我。我倒是喜欢烧火,爱闻烧桔树杆时散发的桔子味道,看潮湿的木柴两端冒着水汽,发出兹兹地响声,有时候还可以煨一个红薯,烤一块糍粑。姥几经常这么做。并且将烤熟的东西掰一半给我。

姥几的脸在火光中像一截很好烧的木头。他一动不动。

我醒来时,地铺上的亲戚们正穿衣起床,他们说我胆子大,晚上在一个就要变成鬼的人的脚头睡着了。

吃早饭时,爸爸趿双拖鞋,踮着脚尖,脚上缠了纱布。原来在下半夜,姥几发了一阵狂,他掀了被子,在床上发疯,力气很大。他认出了爸爸,说他这两天死不了,死了不要花钱,不要买棺材,用席子卷了埋掉。过一会又对着爸爸喊爷爷的名字,说“做鬼都不放过你”,然后拉了一裤裆褐色的浆糊。爸爸给他换洗完,拎了脏衣服出去扔掉,回来看见姥几倒在火堆边,裤子都烧着了。爸爸救姥几时踩到火,受了伤。每次给姥几屁股上那片没有皮肤的红肉涂药膏时,爸爸的眼睛就眨个不停。

“37°沙龙Salon?老九

更多老九故事

??请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 ? ? ? ? ? ? ? ? ? ? ? ? ? ? ? ? ? ? ? ? ?5

二伯母舍不得店铺连续关门,“等他真正落气了再回来,嘻嘻”。二伯母的尖笑声很嗲,像她的超短裙那样努力天真。我的那些堂表亲吃了午饭也离开了——姥几不死,他们留下来也没有意义。大伯跑外面,订千年屋,买香蜡纸钱,寿衣寿鞋,烟花鞭炮;大伯母不是在菜园里,就是在厨房;小姑总在打电话,或者盯着电脑敲敲打打,“公司一摊子事”。爷爷屋前屋后瞎转,好像在寻找什么东西?;夜钒投俨煌5胤?。

“李嗲还不落气,莫不是心里有什么事没安排好吧?”

“拖十天半个月那是正常的,我翁妈那次也拖了好久,最后没办法,给她吃了几片安眠药?!?/p>

“也是的,拖来拖去,都受罪?!?/p>

乡亲们在我家屋门口聊天。

后菜园里摘菜的邻居扯着大嗓门和奶奶聊天:“还有几天狠的搞啵?”

“哦呀,这几天还不得落气,茶端慢了还骂人呢?!蹦棠袒赜??!爸饕撬嵌家习?,耽误他们的工夫?!?/p>

姥几拖着不死,这件事就过了新鲜劲,泥屋里不再挤得满满当当的,村里人只等着喊吃丧饭了。

大姑自觉地承担着某种责任,隔一阵就进来,拿起姥几的手看来看去,好像鉴宝一样——她相信人是从手指尖开始死的。大姑读书少,但在这方面见多识广,她婆家那边不少老人去逝,她都送了终。不过,她也承认有的人从额头开始死的。所以大姑还会不时检查姥几的额头。但她始终没有得出确切的结论——姥几的表现太反常了。大姑没有泄气,相反兴趣更大,她专门打了一盆热水,给姥几洗了几十遍脸,双手也是擦了又擦,那盆水都洗黑了。我没见过大姑父,我出生之前,大姑就离婚了。据说他们一起生活的时候,天花板上总有拖鞋印,他们经常打架,武器乱飞。每隔段时间就要刷一遍墙。屋里到处都是修补的痕迹,纱窗打着补丁,摇控器用透明胶粘合,茶几缺了一只角,冰箱凹进去一块,连大姑的额角都留着疤印。

二伯不靠近姥几,好像嫌恶。二伯值班。爸爸临睡前,给姥几洗了伤口抹了药。二伯先用绳子稳住姥几,将他的两只脚和竹柱子系在一起。姥几喊“呷旯”,二伯就像没听见,只是用火钳戳着柴火上烧黑的部分,火星迸溅,火苗蹿起来,带起尘烟。

“你喜不喜欢姥几?”二伯问我。

这个问题很新鲜,没有现成的答案。我想起姥几拄着拐杖站在苦枣树下,挥动他从镇里买回的红色玩具汽车向我招手——姥几从来不踏进我们家半步。

?“他对儿子、孙子都没有感情,更何况你们这些曾孙子?!?二伯对着火说。

我不知道“感情”是什么意思,二伯也没有进一步解释,我只好默默的看着火舌舔来舔去。

姥几哼了几声。屋子里有股药味和脓臭味。

?

? ? ? ? ? ? ? ? ? ? ? ? ? ? ? ? ? ? ? ? ? ?6

过了两天,阳光明媚,泥屋里只剩姥几和那堆灰烬,大家都在外面晒太阳。棺材架在凳子上,爸爸和大伯已经给它刷完漆,崭新的,在太阳底下闪闪发亮。这个里红外黑的木盒子,比起姥几的泥屋漂亮多了,尤其是后来铺上金黄绸缎的时候,我都想躺进去舒服一会儿。二伯也不那么急躁了,他是有学问的人,知道姥几不吃不喝成不了仙,终究要死。他甚至动员大家干点体力活打发时间,把围住地坪的那道矮墙拆了,免得人来人往不方便。于是我们一家人撬啊,锤啊,敲啊,铲啊,叮叮当当地忙起来,场面十分欢乐。

我第一个发现姥几站在泥屋门口。他摇摇晃晃地走了两步,爸爸赶紧跑过去扶住他。大家都停下来,吃惊地看姥几坐在椅子上“晒太阳”。

椅子上根本不是一个人,是件肮脏连帽的破风衣歪搭在那儿,脑袋支不起,垂在胸口。姥几这幅滑稽的样子让大家笑起来。他们说他回光返照,耗掉最后的精力,明天肯定要放铳报丧了。我想起姥几平时坐在这张椅子里读书,看到我,他会放下书,盯着我,好像要跟我说话。我有时凑过去,蹭饼干糖粒子吃,姥几趁机跟我讲会书里那些会武功的人,他们打架很有意思。

我没有笑。姥几那两只拿书的手,像蜘蛛脚一样僵硬,指甲里有黑垢,掌纹全是细细的黑线,手背像一块皱抹布。两只肿脚鼓圆了袜子,像两截出了土的树蔸子,脚趾头像根须戳破袜子,脚趾甲一百年没剪过,长成了弯弓,和灰狗巴顿的脚趾甲一样。

姥几堆在椅子里,对外界毫无反应。爸爸和大伯把他架回床上。我们又叮叮当当地干起活来。

天黑前围墙全部拆除,周围也打扫得干干净净。夜里气温低,泥屋里重新烧了一堆旺火。姥几回光返照之后,就闭着眼,嘴巴半张,再也不喊“呷旯”了。

大家兴致勃勃地守着那堆柴火,商量怎么办丧事。大伯二伯和爸爸都同意按照经济实力来办,不跟别人攀比豪华,也绝不让别人说风凉话,就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意思。爷爷说不行,姥几的丧事要办得比谁家都好。

“你打算花多少钱?”二伯问爷爷,“自己有多少存款?”

爷爷不吭声。

“要是打肿脸充胖子,还不是我们这些做儿女的受罪?”二伯又说。

“我们省吃检用,存了一万五千元,就是给你爷爷办丧事用的?!蹦棠烫嬉卮?。

“去年村里办得最气派的那桩,花了十五万,”爸爸说,“三天三夜的道场、六天大戏,海鲜席,五粮液,蓝蒂巴的芙蓉王……”

“确实没有必要,现在挣点钱不容易?!贝蠊们?,说话像个外人一样客气。

“莫说没那个经济实力,就算有那些钱,我也不赞成大操大办?!毙」眯ψ潘?,“如果生前亏欠了他,给他烧一百栋别墅,送一百亿冥币也没用?!?/p>

爷爷的脸色顿时比姥几的还难看。

大姑揪了一下小姑的耳朵。

二伯有文化,小姑有钱,爷爷从不对他们发火。

大家沉默下来,仿佛都在体会小泥屋里的那股压抑。二伯率先走出去,他打开门,冷风扑进来,烟在屋里乱窜。大伯也起身去搬柴火。爸爸飞快地眨巴眼睛,清了清嗓子,什么也没说。

“要说舒服,村里哪个老头子有他舒服呀?我可是一日三餐送到他手上,”奶奶说道,“他要是在外面打牌,饭就给他热着,等他回来再端给他吃?!?/p>

爷爷挺起腰杆来,接着奶奶的话:“整整给他端了二十年饭……他呢,他为下面的人做了什么?我六岁就没了娘,在外面放牛打工,冬天连棉裤都没有……”

爷爷把自己说哭了。女人们跟着抹眼泪,除了小姑。

“爸,那些旧社会的事情就算了。爷爷就要走了,不应该让他也带着怨气走。他是你的父亲,我建议你跟他认个错。他听得见的?!毙」盟?。

没干透的木柴兹兹的冒着白汽?;鸷脱谈魍娓鞯?。偶尔一声炸裂,像是谁在咳嗽,溅出一群唾沫星。

爸爸使劲眨巴眼睛。

一忽儿人都走了,只剩爷爷一个人坐在火堆边思考。

烤地瓜已经散发香味,我用火钳将它拨到一边,等地瓜皮烤得焦黄再吃。

这时候,爷爷站起来,走到床边,抓着姥几的手,又摸了摸姥几的脸,像个瞎子似的。然后弯下腰,凑到姥几耳边喊道:“爹啊,你听得见不?我是你儿子呢!”

老子老得起不了床,儿子老得直不起腰。

“我对不住你,我错了,你莫怪我了啊爹?!?/p>

“爹啊,你要呷旯不?肚子饿不呐?想呷点么子东西?”爷爷有点糊涂了,手也没地方放,像一个忘了台词的演员。他想了想,接着说道,“爹啊,你要保佑子孙平安??!莫牵挂了,只管放心去吧?!?/p>

姥几嗓子里发出下水道的声音。


? ? ? ? ? ? ? ? ? ? ? ? ? ? ? ? ? ? ? ? ? ?7

又过了一天,姥几没有好起来,也没有坏下去。一条腿弯着,仍然拱起一个“土地庙”,不时还挪一挪屁股。有人进门,他甚至还会抬起脑袋,看一看是谁。奶奶说姥几筋骨生得硬,一世人没生过病,没吃过药,肯定比一般人熬得久。我的亲戚们就像卡在半山腰,进退两难,只好不断抱怨鬼天气,都快三月了,还这么冷,这么冷还盖不住水沟里的猪屎臭。啊,乡下的时光真无聊啊,好像他们不是乡里长大的。大姑和小姑翻出羽毛球拍,没打两下,球就落到姥几的屋顶上去了。二伯摸着胸口踱来踱去,带灰狗巴顿到菜园里转了转,最后跑到代销店娱乐室和别人斗了半天地主,赢了五百多块钱,顺手买了些鱼肉丰富晚餐。奶奶打算给姥几装点饭菜,拿起碗又放下,笑话自己二十年的习惯,一时改不过来。我的亲戚们说,这回子姥几一死,奶奶就解放了,进个城也不用急着赶回来怕姥几饿肚子,至于姥几那间小屋嘛,可以用来放农具,或者做成娱乐室??曜油牖犊斓嘏鲎?。我的亲戚们一边描述爷爷奶奶的新生活,一边吃光了所有的菜。

小姑唉声叹气,回来之后,公司那边很多事堆在一起,都是火烧眉毛的事情。小姑住得最远,路上又汽车,又是飞机,要花费整整一天。二伯店铺虽有二伯母看着,但他不在,每天损失也不小呢。大伯一家也是干一天,得一天钱,大伯和大伯母虽没怨言,但谁都看得出他们心里着急。只有爸爸没事,反正是农闲时节,反正他天天在家里。

爷爷好像为姥几拖着不死感到抱歉。他已经给姥几道过歉了,姥几并没有安心死掉,证明他不肯落气并不是因为这个。那他为什么不落气呢?我的亲戚们拧紧眉毛,压抑的情绪像夜色一样围拢过来。

晚上照例在姥几屋里烤火,等姥几死。大家烤得一身落满灰,脸皮干燥,但也没别的地方去。等烤到昏昏欲睡时,就陆续钻被窝里去了。今晚轮到爸爸值班。我很高兴爸爸允许我留下来睡在火堆边,因为楼上阴冷,大伯老打呼噜。爸爸给我弄了两张椅子,我就半躺着,被子垫一边,盖一边。爸爸往火堆上架了两截巨大的木头,我看着它们变黑,出烟,燃了一小片,就暖暖和和地睡着了。

我是热醒的。我掀开了被角。迷迷糊糊中,只见姥几双手在空乱薅,嘴里不停说话:

“我的崽那天打我呢……推得我绊了一跤,屁股现在都疼?!?/p>

“王老倌欠我八百块钱,没还……帮我找他要回来?!?/p>

姥几咳了几声?!拔乙汝??!?/p>

爸爸从抽屉里拿出姥几的洋铁皮罐子,犹豫片刻,慢慢伸手进去,捏了几粒白东西放进茶杯里,用调羹慢慢搅,眼睛拼命眨,手搅得越慢,眼眨得越快,最后手好像停了下来,眼睛眨得像没睁开。

前几天姥几喊嘴里没味,大姑给他含姜片,现在爸爸给他加糖呢,姥几爱吃甜食。

爸爸扶起姥几,拿调羹一勺一勺地喂。我听到瓷勺几方言:勺子舀到杯底的声音。

“洗砚之时曾染指……种花以外不低头……虎虎啊……我活不得蛮久了,我没办法教你写诗了呢……”姥几长叹一声,好像很舒服。

姥几终于睡着了?;鸸庖灰∫换?。屋里暖融融的。

“嗲嗲……对不起,莫怪我啊?!卑职值蜕盍艘痪?,双手将自己的脸揉成一团。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阅读

Copyright ? 广州竹席销售网络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