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民日报:术到极致近于道 2019-04-18
  • 家里这些地方万万要装柜子 收纳空间多十倍 ——凤凰网房产 2019-04-18
  • 妳这四两是想说:只有懒惰,才能激励荷尔蒙[微笑] 2019-04-08
  • 蠢货!计划不是自下而上制订的。首先是国家战略计划,简称国家计划,其中与经济有关的,叫国民经济计划。5年计划,和一年一次的计划会议制订的计划,都是由国家计委主持制 2019-04-08
  • 科尔谈詹姆斯斯:我完全不知道他手部受伤了 2019-04-07
  • 工业富联“翻脸” 两天市值蒸发619亿 2019-04-07
  • 男子打拼十年买百万豪车相关新闻 2019-04-06
  • 3898元起vivo NEX发布:升降式前置镜头,正面全是屏幕 2019-03-27
  • 全国轻工大家居职业教育集团成立 2019-03-27
  • 王晨:抓好大气污染防治 实现人民群众蓝天白云美好期盼 2019-03-19
  • 印度亮出底牌武器威慑中国,解放军应对手段相当硬气:中国不怕 2019-03-19
  • 南水北调中线调水达150亿立方米 沿线居民用水水质明显改善 2019-03-14
  • 其实啊也不奇怪,菜做好了先来一份尝尝味道于是提前开吃了。 2019-03-03
  • 中基协会长洪磊:私募基金监管逻辑初步形成,市场生态不断优化 2019-02-16
  • 乘热气球飞跃千年王朝古都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2-02
  • 乒乓球桌标准尺寸:爱若灼心冷如水405-408章_席慕深慕清冷小说阅读

    横拍发球技术侧旋球 www.pwyq.net 看什么看读什么读2019-01-15 00:47:25

    第405章席祁玥的暴怒

    席祁玥的脸色骤然难看到了极点,放在扶手上的双手,不由得用力握紧成拳。

    “祁洛?!?/span>

    唯一有可能将苏纤芮带走的人,只有一个人,就是目前还在被他们通缉的祁洛。

    没有想到,祁洛隐藏的这么深,竟然伺机而动,将苏纤芮带走。

    “大哥,你最近只需要好好治疗你的双腿就可以,纤芮的事情,交给我处理?!?/span>

    顾念泠看着席祁玥,绿色的眸子异常阴暗道。

    祁洛竟然敢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将苏纤芮带走,这一笔账,顾念泠自然不会就这个样子轻易算了的。

    席祁玥绷紧一张俊脸,原本骇人的眼眸,涌动着丝丝的戾气。

    苏纤芮在和席祁玥结婚几天就失踪了,整个席家陷入了人心惶惶的状态。

    顾念泠的人和席祁玥的人合在一起,开始找苏纤芮,整个京城,陷入了戒备的状态。

    ……

    “醒了?”苏纤芮醒来的时候,知道自己正躺在一间昏暗漆黑的房间里。

    她扭动了一下自己的手,在听到祁洛毛骨悚然的声音之后,苏纤芮的后背,不由得颤了颤。

    她强自镇定之后,抬头,看着蹲下身体,靠近自己的祁洛,冷淡道:“祁洛,你究竟想要怎样?”

    祁洛害的她还不够惨吗?现在竟然还是不死心?祁洛究竟是想要做什么?

    “想要怎样?苏纤芮,你现在,是不是连想都没有想过祁亚这个人了?”祁洛目露凶狠的看着苏纤芮,伸出手,用力的掐住苏纤芮的下巴,强迫苏纤芮看着自己。

    被祁洛这么用力的捏住下巴,苏纤芮感觉自己的身体都僵住了。

    她的拳头紧紧的握住,呼吸带着些许的紊乱。

    “我和祁亚的事情,不需要你操心,你最好放了我,要不然,你自己也跑不了?!?/span>

    “你以为,事到如今,我还会怕吗?我已经豁出去了,但是,我就算是死,也要你陪葬呢?!?/span>

    祁洛目露阴森的看着苏纤芮,将手贴在苏纤芮的脸颊上。

    “我大哥,这么喜欢你,或许他到死都没有想到,自己喜欢的女人,竟然会这么贱吧?真的是……贱的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span>

    苏纤芮咬唇,面无表情的看着祁洛。

    “你这种女人,究竟有什么好?他为了你,竟然连命都不要了?或许,我真的应该将你掐死才好呢?!?/span>

    祁洛自言自语的继续说着,听到祁洛的话,苏纤芮感觉整个身体都在抖。

    祁洛疯癫的眼神,的却是非常吓人,这个样子的祁洛,莫名的让苏纤芮感觉心慌。

    “我大哥都死了这么久了,你也应该去死了,苏纤芮?!?/span>

    祁洛低笑一声,放下手,离开了这里。

    门再度被关上,房间陷入了一片的黑暗中,苏纤芮想到刚才祁洛疯疯癫癫的话,她的眉头顿时一冽。

    现在的祁洛,给她一种破罐子破摔的感觉,她必须要先离开这里,指不定祁洛又想要利用她伤害席祁玥或者顾念泠。

    苏纤芮看了看四周,发现这个房间,竟然没有窗户?也就是说,她要离开这个地方,只能够从那扇门离开?

    但是,要怎么样,才可以离开?

    ……

    “洛?!逼盥宕庸匮核障塑堑牡胤匠隼?,刚想要去休息一下的时候,背后传来胡毅嘶哑的声音。

    祁洛慢慢回头,在看到胡毅之后,瞳孔猛地撑大,他没有想到,胡毅会找到自己。

    当初胡毅问祁洛要不要跟着自己一起离开的时候,祁洛的却是答应了胡毅,不过,那不过就是缓兵之计罢了。

    祁洛之所以回国,就是为了帮祁亚报仇。

    祁洛和祁亚原本是双胞胎兄弟,但是因为祁亚的父母负担不起两个孩子,所以偷偷的将祁洛扔到了孤儿院,当时那个年代,除了接生的人知道祁亚有一个弟弟之外,没有人知道,而且当时还有计划生育什么,祁亚在五岁的那年,无意中听到了父母的谈话,便自己去孤儿院里找,终于找到了祁洛。

    他将父母买给自己的东西都给祁洛,瞒着父母和祁洛在一起,直到祁洛十岁那年,被一对外国夫妻看上了,带着祁洛出国了,两兄弟就没有在联系了,偶尔也只是用电邮联系。

    这件事情,祁亚一直都隐瞒着,就连苏纤芮都不知道,其实,祁亚是想要在和苏纤芮结婚那天,告诉苏纤芮,自己有一个弟弟的,只是很可惜,后面……

    “你怎么会知道这里?”祁洛原本震惊的表情,慢慢的恢复过来,他绷紧一张脸,声音异常冷淡道。

    胡毅目光灼灼的盯着祁洛,声音嘶哑道:“因为……我知道?!焙愕幕?,让祁洛的身体倏然绷紧的厉害。

    他没有说话,只是冷静的看着胡毅,胡毅走进祁洛,伸出手,将祁洛紧紧的抱住。

    “你故意骗我说要和我走,却将我迷晕,让人带我离开,你还是没有办法放下自己的仇恨,对不对?”

    祁洛用力的握紧拳头,一句话都没有说。

    胡毅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掐住祁洛的腰身,眼底隐隐透着一抹的猩红。

    “我真的应该要掐死你的?!辈恢拦硕嗑?,胡毅慢慢的松开祁洛,对着祁洛露出异常悲伤痛苦的微笑。

    “其实,我真的应该要掐死你这个狠心的男人,但是,我怎么舍得?!焙忝牌盥宓牧?,喃喃自语道。

    胡毅的话,让祁洛的心情越发的酸涩。

    “你应该离开这里的,我做的事情,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顾念泠和席祁玥两兄弟,不会迁怒你?!?/span>

    胡毅定定道看着祁洛,摇头道:“你以为我会怕死吗?我说过,就算是要死,我也想要和你死在一起?!?/span>

    胡毅的目光异常坚定,目光灼灼的看着祁洛。

    听到胡毅这个样子说,祁洛突然不知道要怎么说话了。

    “胡毅,不值得的?!?/span>

    祁洛像是叹息一般,对着胡毅摇头道。

    胡毅的目光异常固执和坚持的看着祁洛,声音沉沉而好听道?:“值不值得,我说了算,不是吗?”

    听到胡毅这个样子说,祁洛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让我,陪着你吧,你想要做什么,都行?!?/span>

    胡毅上前,捧着祁洛的脸,目光坚定不移道。

    “胡毅,你会后悔的?!逼盥蹇醋藕?,莫名的有些难过。

    “不,从爱上你的那一刻开始,我就不会后悔,也绝对,不会让自己后悔?!?/span>

    胡毅目光沉凝的盯着祁洛,坚定的面容,让祁洛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良久之后,祁洛主动亲吻着胡毅的嘴巴,淡淡道:“胡毅,谢谢你?!?/span>

    他没有想过,胡毅会为了他什么都放弃,他不相信爱情。

    就像是当初祁亚兴高采烈的告诉祁洛,说自己马上就要结婚了,对方还是一个很好很好的女人,祁亚幻想着自己的未来,那个时候的祁洛真的为祁亚高兴。

    他也以为,祁亚这么好的人,肯定会得到属于自己的幸福,却没有想到,这个幸福,原来……是这个样子的。

    所以,从那一刻开始,祁洛不相信爱情了。

    但是,胡毅的存在,却打破了这一切。

    ……

    “该死的,究竟躲藏在什么地方?究竟在哪里?”已经五个小时没有苏纤芮的下落了。,

    原本心情焦灼的席祁玥,现在开始摔东西了。

    他只要一想到苏纤芮有什么安危,整个人都控制不住了。

    席祁玥的心情,顾念泠非常清楚。

    他坐在一边,安静的看着席祁玥摔东西,只要席祁玥没有做出自残的举动,顾念泠只是旁观的看着。

    “大哥,你先冷静一下?!?/span>

    “现在这种情况,你让我怎么冷静?祁洛抓了苏纤芮,绝对不只是像我们挑衅这么简单了?!?/span>

    席祁玥深呼吸一口气,极力的克制内心那股奔涌的戾气道。

    “我知道,整个京城,已经差不多在我们的控制中,我相信,很快就可以找到祁洛和胡毅了?!?/span>

    顾念泠头疼不已的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朝着席祁玥说道。

    席祁玥绷紧一张俊脸,抿着薄冷的唇瓣,没有在说话了。

    贝克匆匆的走进来,凑近顾念泠的耳边,不知道说了什么,顾念泠的神情骤然微变。

    “已经确定了?”

    “是的,我们的人非常确定,胡毅的却是去了扬州三那边?!?/span>

    “很好,马上让人准备,等下出发去扬州三?!?/span>

    扬州三是京城一处贫困区,那个地方只有矮小的民房,大部分都是要拆迁的老房子。

    难怪席祁玥他们找了这么久都没有找到祁洛,原来,他们躲在那么偏僻的地方。

    躲在那个地方,不用说,都很难找到了。

    “是不是找到苏纤芮了?”席祁玥听到顾念泠的话,脸色绷紧的厉害道。

    “有人看到胡毅去了扬州三那边,我想,纤芮应该是被抓到了那个地方?!?/span>

    那里地势比较险峻,后面都是一大片的山林,信号不是很好,却非常隐秘。

    “果然是祁洛,竟然能够想到将苏纤芮藏在那个地方?!?/span>

    席祁玥的眼底隐隐透着一股的阴暗,他冷笑了一声,便张口道:“我要和你们一起过去?!?/span>

    “大哥,你的双腿,不是很……”顾念泠皱眉,看着席祁玥的双腿,觉得席祁玥还是在席家等消息比较好,毕竟席祁玥的双腿,不是很方便。

    “怎么?你也觉得我是一个废人,没有资格去,对吗?”席祁玥抬起头,眼神阴鸷的看着顾念泠道。

    顾念泠沉下脸,安静的看着席祁玥,没有说话。

    空气在这一瞬间,变得异常古怪,贝克绷紧身体,不敢说一个字。

    第406章苏纤芮失踪

    良久之后,顾念泠才哑着嗓子道:“既然你决定要一起,我让人备车。,”

    席祁玥看着顾念泠的背影,拳头不由得用力握紧。

    他不是故意这个样子说的,只是……苏纤芮现在生死不明,他心情着急,脾气就差了一点……

    ……

    车内的气氛,异常的僵硬古怪。

    席祁玥坐在顾念泠身边,顾念泠一句话都没有说,原本深刻俊美的五官,仿佛蒙上一层淡漠和冰冷一般。

    不知道过了多久,席祁玥率先打破了这股僵硬的气氛。

    “对不起,二弟?!毕瞰h很少会主动这个样子承认错误,他的个性,和席慕深差不多,非常的桀骜不逊。

    现在会这个样子主动道歉,已经是非常难得了。

    “我没有怪你,大哥?!惫四钽鑫叛?,脸上的寒冰消融了不少。

    “纤芮现在在祁洛的手中,我很担心,脾气坏了一点,对不起?!毕瞰h看着顾念泠,眼底满是歉意。

    “我知道,我会将大嫂救回来的?!惫四钽隹醋畔瞰h,重重的点头。

    席祁玥看着顾念泠,没有在说话了,两兄弟冰释前嫌,前面开车的贝克和阿强两人,不由自主的对视一眼,两人的脸上都出现了少见的微笑。

    能够看到顾念泠和席祁玥两人重修旧好,他们自然是非??牡?。

    扬州三到了之后,顾念泠让席祁玥先在车上等着,因为不知道祁洛手中还有没有底牌,所以顾念泠要将所有的一切都计算进去。

    席祁玥这一次没有闹,只是待在车上,将剩下的事情交给顾念泠去做。

    顾念泠做事情,席祁玥一般都是比较放心。

    “砰砰砰?!钡惫四钽龃抛约旱氖窒?,靠近祁洛关押苏纤芮的地方的时候,一阵阵枪响在这个时候响起。

    顾念泠他们敏捷的避开了那些子弹,纷纷找寻遮蔽物。

    “顾少,果然好本事,竟然这么快就找到这个地方来?”祁洛拿着手枪,一身白衣的他,不像是仙人反而更像是嗜血的恶魔。

    顾念泠眯起眼睛,探出头,看着拿着狙击枪的祁洛冷嗤道:“祁洛,你现在已经无处可逃了,你还想要躲到什么时候?”

    “哦?是吗?谁说我无处可逃?无处可逃的人?不是应该是你们吗?”

    祁洛拍拍手,身后就有两个黑衣保镖,带着嘴巴被封住的苏纤芮走了过来,在看到苏纤芮之后,顾念泠差一点控制不住的冲过去。

    “呜呜呜?!彼障塑侵?,是席祁玥和顾念泠过来了,她不想要席祁玥和顾念泠为了自己受伤,只好拼命的摇头。

    祁洛看着苏纤芮这幅样子,冷冷的盯着苏纤芮,伸出手,动作粗暴的抓住苏纤芮的头发。、

    顾念泠见状,立刻从墙角走出来,眼神锐利道:“祁洛,你他妈的对付一个女人算是什么……”

    “砰?!惫四钽龅幕盎姑挥兴低?,一颗子弹,重重的射进了顾念泠的小腿,顾念泠整个人都跪在地上,俊美的脸上蒙上一层薄汗。

    看到顾念泠这个样子,苏纤芮的眼眶满是泪水,她对着顾念泠摇头,示意顾念泠不要理会自己。

    可是,顾念泠只是目光阴鸷的单手撑着地面,声音嘶哑道:“胡毅?!?/span>

    “顾念泠,你毁掉了我的青龙帮,你真的以为,我会就这个样子算了吗?”

    胡毅拿着手枪,站在祁洛的身后,嘲笑顾念泠冷嘲。

    “顾念泠,席祁玥怎么没有过来?怎么?他难道不想要看看自己的老婆吗?”祁洛看着顾念泠狼狈的样子,眼神阴鸷古怪道。

    “对付你们,有我一个人就够了?!惫四钽雎鹕?,身体一个翻转,手枪对准了祁洛的心口。

    胡毅见状,立刻将祁洛护在怀里,将祁洛和苏纤芮两人都扑倒在地上。

    “砰砰砰?!惫四钽隽⑸渥拥?,都打在了胡毅的身上,胡毅额头青筋暴起,他的眼神,似眷恋一般,看着祁洛。

    “胡毅?!逼盥灞谎矍暗囊荒幌诺搅?,他自己也没有想到,在危险来临的时候,胡毅会为了自己,连命都不要,或者应该说,祁洛一直都没有想到,胡毅为了自己,会做出这种举动来。

    “洛,快走……”

    胡毅紧紧的抓住祁洛的手,声音嘶哑道。

    被两人挤压的苏纤芮,看着胡毅胸口的那些子弹空,杏眸弥漫着一层淡淡的悲悯。

    “顾念泠,你敢动胡毅,我杀了你?!逼盥宓难鄣酌致乓徊愕难?,他像是疯了一般,拿起手中的手枪,对准顾念泠,苏纤芮看着祁洛疯狂的举动,吓得整个身体都僵住了。

    千钧一发之际,一颗子弹,将祁洛手中的手枪打飞了。

    席祁玥出现在了祁洛的面前。

    “祁洛,你已经无处可逃了,放了纤芮,我可以给你一具完整的尸体?!?/span>

    席祁玥面色阴郁的看了看顾念泠流血的腿,眉宇间隐隐透着一股戾气。

    “呵呵,我还没有输?!逼盥迥柯斗桉驳亩宰畔瞰h,抓起苏纤芮的身体,将手枪,对准了苏纤芮。

    “席祁玥,你不是很厉害吗?不如我们试试看,究竟是你厉害,还是我的子弹厉害?嗯?”

    “你敢动她一下,我要你陪葬?!?/span>

    席祁玥的肌肉绷紧的厉害,他的拳头,用力的握紧成拳,对着祁洛怒吼道。

    “陪葬???祁少果然是祁少,可惜了?!?/span>

    祁洛露出一抹疯癫,扯着苏纤芮,一直退到了悬崖边上。

    席祁玥看着祁洛的动作,身体绷紧的厉害。

    他沉下脸,目光骇人道:“你放了苏纤芮,我可以让你带走胡毅的尸体离开?!?/span>

    “可是,我现在不想要离开,我想要苏纤芮和我一起死?!?/span>

    祁洛挑衅的看着席祁玥变得难看至极的脸,低笑道:“我喜欢看到你露出这种表情,绝望的表情,真的是太适合你此刻的样子了?!?/span>

    “想要动苏纤芮,你妄想?!?/span>

    “哥?!惫四钽黾瞰h从轮椅上起身,他有些担忧的叫着席祁玥。

    席祁玥的双腿现在勉强可以支撑,但是站不了多久,顾念泠担心席祁玥的身体,会支撑不住。

    席祁玥慢慢的回头,对着顾念泠摇头:“我没事,我可以的?!?/span>

    “席祁玥,你害死祁亚,我便要苏纤芮陪葬?!?/span>

    祁洛目光疯癫的看了看不愿意已经死掉的胡毅一眼之后,抓起苏纤芮,便要朝着悬崖跳下去。

    苏纤芮惊恐的撑大眼睛,以为自己这一次,肯定是死定了,谁知道,这个时候,一双手,将抓住苏纤芮的祁洛用力的推开,紧接着,苏纤芮整个人被席祁玥抱在怀里,而祁洛,这是紧紧的抓住苏纤芮的双腿,死活不肯松手。

    “大哥?!惫四钽黾?,立刻抓住了席祁玥的衣服,不让席祁玥往下滑。

    身后的保镖也上前抓住席祁玥,但是,席祁玥的身体,还是不停地往下掉。

    苏纤芮的眼泪一直流,他看着紧紧抓住自己手臂,不让你自己往下掉的席祁玥,想要告诉席祁玥放手,嘴巴被胶布堵住了,根本就没有办法说话。

    “下来,苏纤芮,你也是时候下去陪祁亚了,听到没有,你也是时候了?!?/span>

    祁洛不断摇晃着苏纤芮的身体,让苏纤芮的身体,不断的往下掉,苏纤芮就算是在怎么想要摆脱祁洛,都没有一点办法,因为祁洛用力的摇晃,也影响到了席祁玥,席祁玥的身体,也正在被拉扯着,在这个样子下去,三个人的情况都很危险。

    而且,悬崖下面,突然涌起一股的狂风,朝着苏纤芮他们奔涌而至,苏纤芮忍不住抖了抖身体。

    “不要放开我的手,苏纤芮,听到没有?!毕瞰h紧紧的攥紧苏纤芮的手,声音嘶哑的对着苏纤芮叫道。

    看着男人有些狰狞甚至是扭曲的俊脸,苏纤芮的眼底,隐隐带着些许的悲伤。

    她咬唇,嘴唇不断颤抖着,不知道过了多久,苏纤芮深深的看着席祁玥,然后用力的甩开席祁玥动手,和祁洛一起往悬崖坠落。

    “苏纤芮?!毕瞰h没有想到,苏纤芮会甩开自己的手,他发出一声怒吼,大叫着苏纤芮的名字。

    席祁玥想要整个人都扑向悬崖,却被顾念泠和身后的手下,紧紧的抓住了。

    “大哥?!?/span>

    “苏纤芮,苏纤芮……”席祁玥的情绪异常激动,他扭动着身体,疯狂的朝着悬崖那边爬过去。

    看着情绪这么激动的席祁玥,顾念泠无奈,只好将席祁玥打晕过去。

    看着已经晕过去的席祁玥,顾念泠的眉头紧皱道:“派人下去找,一定要找到苏纤芮?!?/span>

    “是?!?/span>

    “顾少,我们先回去,你的伤口,需要处理一下?!北纯怂强聪蛄斯四钽稣诹餮纳丝?,忍不住开口道。

    顾念泠低下头,看着流血的双腿,眼眸泛着一股阴暗。

    “一定要找到苏纤芮?!?/span>

    从这个地方掉下去,不知道是生是死,但是,不管如何,都要找到苏纤芮,要不然,席祁玥肯定会受不了。

    ……

    “放开我?!毕瞰h在第二天醒来,挣扎着要从床上下来去找苏纤芮。

    看着情绪格外激动的席祁玥,顾念泠的一双眼眸,泛着一股暗沉。

    第407章我要去找苏纤芮

    他见佣人都没有办法制服席祁玥,只好亲自出手,按住了席祁玥的肩膀。

    “哥,你给我冷静一下?!?/span>

    “滚开,我要去找苏纤芮,滚……”席祁玥双目猩红,表情狰狞甚至是恐怖的看着顾念泠。

    看着这个样子的席祁玥,顾念泠的眸子一阵阴暗:“你现在过去怎么找?那片悬崖下面是什么,你知道吗?你根本就不知道那里面有多大,怎么找?”

    “滚……”席祁玥挥拳,朝着顾念泠的脸上挥过去,看到席祁玥的拳头,顾念泠单手抓住了席祁玥的拳头。

    他用力的攥紧席祁玥的拳头,声音沉冷甚至是可怕道:“哥,你现在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冷静下来,听到没有?!?/span>

    “我不想要冷静……滚开……我要去找苏纤芮……听到没有,我要去找……”

    “苏纤芮我会找,你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好好照顾你的双腿,别忘了,你现在是关键的时候,你难道要所有的努力都白费吗?”

    顾念泠对着席祁玥发出怒吼,原本还在不停挣扎的席祁玥,突然安静了下来。

    “苏纤芮一直很想要你站起来,你自己也说过,一定会站起来的,不要让我看不起你?!惫四钽隹醋磐蝗话簿蚕吕吹南瞰h,知道席祁玥是将自己的话,听进去了。

    “大哥,大嫂我会负责找回来的,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将自己的双腿治好,你还有攰攰要照顾?!惫四钽隹醋畔瞰h苍白的俊脸,有些无奈道。

    “二弟……一定要……找到纤芮,一定要……”

    席祁玥慢慢的抬起头,看着顾念泠,男人那张桀骜的脸,慢慢的变得异常暗淡。

    “我之前活的都太糟糕了,直到遇到苏纤芮,我才知道爱一个人,究竟要怎么做,我不可以失去苏纤芮的?!?/span>

    “我知道?!?/span>

    看着席祁玥这幅样子,顾念泠的心情也不怎么好受。、

    他蹲下身体,握住了席祁玥的手,重重的点头道:“我会找到苏纤芮的,苏纤芮会没事的?!?/span>

    她和席祁玥的生活,才刚刚开始,怎么可能会有事情?一定会没事的。

    “哇哇哇?!?/span>

    “麻麻……攰攰要麻麻?!?/span>

    两兄弟互相对视,谁都没有在说话的时候,管家抱着一直在哭的攰攰走了进来。

    看到哭的面红耳赤的攰攰,席祁玥的眼眶不由得冒着一股湿气。

    这是他和苏纤芮的女儿,是他和苏纤芮的女儿啊。

    “将攰攰给我吧?!毕瞰h颤抖的伸出手,对着管家,声音嘶哑道。

    管家将攰攰交给席祁玥,席祁玥轻轻的拍着攰攰的后背,低下头,亲吻着攰攰的脸蛋。

    “攰攰乖,妈妈会没事的,很快就会回来的?!?/span>

    攰攰睁着红红的大眼睛,似乎听不懂席祁玥在说什么,只是一个劲的哭。

    “妈妈她,不会舍得我们两个人的,知道吗?”

    席祁玥拍着攰攰的后背,自言自语道。

    顾念泠看着席祁玥和攰攰,沉默的起身走出了席祁玥的房间。

    “顾少?!?/span>

    顾念泠走出房间,守在门口等候顾念泠的阿强和贝克立刻上前。

    顾念泠目光森冷的朝着阿强问道:“还是没有找到?”

    “是……是的?!卑⑶靠戳斯四钽鲆谎壑?,立刻将视线移开。

    顾念泠冷漠的笑了笑,眼神充斥着一股邪冷道:“继续找,就算是尸体,也要找到?!?/span>

    “是?!?/span>

    看着顾念泠冰冷倨傲的背影,阿强和贝克对视一眼,分开去做自己的事情。

    苏纤芮失踪的第三天,整个席家陷入一股难以言喻的沉默。

    所有人都不敢说话,就怕会惹怒席祁玥。

    田雅和乔栗也知道苏纤芮失踪的事情,两人都非常不安,甚至不知道究竟要怎么办。

    而支撑大局的人,是顾念泠。

    顾念泠这三天来,不眠不休的在苏纤芮坠落的那个地方一直找苏纤芮。

    毕竟下面的悬崖是一大片的森林峭壁,要想要找到苏纤芮,还是很棘手的。

    于是他们找了三天,却还是没有一点头绪。

    席祁玥的双腿已经进入了最重要的阶段,他只能隐忍着想要亲自去找苏纤芮的心情,先将双腿治好。

    第三天的傍晚,顾念泠正在发脾气的时候,悬崖那边搜索队传来一个消息,说是找到了祁洛的尸体。

    两个小时之后,顾念泠赶过去,看到了祁洛已经扭曲变形的尸体,他沉下脸,只是冷淡的扫了一眼祁洛,对着搜救队的人问道:“只有祁洛?他的周围,没有别的人吗?”

    祁洛将苏纤芮拽下去,没有道理,只看到祁洛,没有看到苏纤芮?

    顾念泠的问题,让搜救队的人说不出一句话,所有人都沉默了,他们找了三天,好不容易找到了祁洛,但是,在祁洛的周围附近,根本就没有发现还有第二个人,也就说,在掉下来的时候,苏纤芮和祁洛是掉在不同的地方。

    祁洛已经死了,而且死状还这么凄惨,说不定,苏纤芮……会死的更惨也说不定。

    想到这里,大家的心情,莫名的有些沉重,顾念泠亦是。

    他让人继续找,不管投入多大的人力物力,一定要将苏纤芮找回来。

    要是苏纤芮出事,只怕席祁玥会受不了。

    席祁玥知道祁洛的尸体找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的时候。

    顾念泠担心席祁玥的身体状况,便搬到席家,照顾席祁玥,晚上顾念泠将祁洛已经死掉,并且尸体在森林找到的时候,席祁玥的脸色显得异常冷淡。

    “是吗?死了?他原本早就该死了?!逼盥褰障塑亲У叫?,原本就应该死了,现在知道祁洛死了,完全是在席祁玥的意料之中。

    “但是,我们到现在,都没有找到纤芮?!惫四钽龇畔率种械目曜?,绿眸盯着席祁玥道。

    席祁玥看着手中的米饭,淡淡道?:“她会没事的,她不舍得我和攰攰?!?/span>

    席祁玥说完,放下手中的饭碗,艰难的从椅子上起身。

    这些天,席祁玥的腿部神经恢复的很快,医生建议席祁玥每天练习走路,席祁玥一直都在练习走路,他现在,就像是正在学走路的孩童一般,步履蹒跚,摇摇晃晃,走了一步就会摔倒。

    可是,席祁玥是一个非常固执的人,哪怕是摔倒了,也不喜欢被人扶着。

    席祁玥的倔强,很多时候,让顾念泠有些无奈。

    “大哥,我扶你上楼去吧?!惫四钽錾斐鍪?,想要搀扶席祁玥,却被席祁玥拒绝了。

    席祁玥摇头,冷峻的脸上浮起一层冷汗,他握紧拳头,目光坚定道:“我可以的,我答应过纤芮,我偶会站起来,一定会……站起来?!?/span>

    顾念泠看着席祁玥坚持一个人走,目光多少带着悲伤。

    他从席家回去的时候,心情很烦躁,整个人都有些恍惚,就连开车的时候,都摇摇晃晃,车子撞上了另一辆红色的跑车。

    “喂,你是怎么开车的?会不会开车?”

    顾念泠坐在驾驶座上,面无表情的看着对面那辆红色车子,车门打开之后,一个穿着皮衣,长相看起来有些英气的女人从车上下来。

    她用力的拍着顾念泠的车门,漂亮的脸上满是愤怒。

    顾念泠冷淡的打开车门,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支票,面无表情道:“多少钱?!?/span>

    “你以为有钱就了不起?我告诉你,你再有钱,能够赔偿我受到的损失吗?”区静气鼓鼓的瞪着顾念泠。

    顾念泠蹙眉,那双渗人的绿眸,隐隐带着一股不耐烦。

    “那么,你想要怎么解决?!?/span>

    区静这才看清楚顾念泠的长相,她眨巴了一下眼睛,将整张脸都凑近顾念泠,伸出手,异常轻佻的捏着顾念泠的下巴道:“我看你长得不错,这个样子吧,看在你皮相的份上,你陪我一晚上,这一次的事情,就算了,你觉得如何?”

    女人一副女流氓的样子,笑嘻嘻的看着顾念泠。

    顾念泠的眼眸倏然一冷,他抬起脚,一脚踢向了区静,区静见状,动作利落的避开了顾念泠。

    女人身轻如燕,从刚才巧妙避开顾念泠的攻击来看,就知道这个女人也不是一个普通人。

    区静帅气的挑眉,对着顾念泠勾唇笑道:“帅哥,看不出来,你还是一个练家子,不如我们比试一场,要是我赢了,你就陪我睡觉?!?/span>

    一个女人,将这么羞耻的话挂在嘴边,脸上全然没有一点害羞,有的只是坦荡。

    顾念泠绷紧俊脸,觉得受到极大的侮辱。

    也不是没有人会对顾念泠示好。

    顾念泠长相好,有能力,很多女人都抛出橄榄枝,但是,顾念泠从小就洁身自好,不像是席祁玥之前那样风流花心,所以一直被人在背后称为禁欲男神。

    现在,被一个女人这么直白的挑衅,顾念泠的心情原本就很不好了,自然不会手下留情。

    两人都是穿着黑衣,便在马路上大打出手。

    偶尔有路过的路人,看到区静和顾念泠之后,津津有味的看着两人的比试,时不时还用手机拍下来。

    两人打了许久,都没有分出高下,直到区静接到一个电话,她的脸色一冷,全然没有了刚才对待顾念泠的那种玩世不恭。

    “本姑娘今天有事情需要处理,下一次我绝对不会放过你?!?/span>

    第408章顾念泠被人调戏

    区静急急的避开了顾念泠的攻击之后,丢下这句话,在顾念泠没有防备的时候,快如闪电的来到顾念泠的面前,在顾念泠的薄唇上亲了一口。

    “这是我区静的印章,今晚开始,你就是我区静的男人了,等我找你?!?/span>

    区静轻笑说完,打开车门,车子如同一条快龙一般,瞬间消失。

    顾念泠一张脸黑的仿佛要滴出墨水一样,难看到了极点。

    他竟然被一个女人调戏了?

    顾念泠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竟然会被女人调戏。

    唇瓣上,似乎还残留着女人淡淡的香气,想到女人桀骜不驯和不凡的身手,顾念泠的眸子倏然一冷。

    那个女人,究竟是什么身份?看她的身手,不像是普通人。

    顾念泠拉开自己的车门,重重关上之后,驱车离开了马路。

    ……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了,却始终没有找到苏纤芮,席祁玥从刚开始的狂躁和痛苦,慢慢的变得冷静。

    他守着攰攰,告诉所有人,没有找到苏纤芮的尸体之前,他绝对不会相信,苏纤芮死了。

    所有人都知道,苏纤芮或许没有死,因为还有人在等着她。

    时间,一晃过去了五年。

    五年的时间,足以将人变得更加强大,更加成熟。

    而席祁玥,也不是当初的席祁玥了。

    他变得越发的成熟,全然没有了以前的浮躁。

    席氏集团,在他的带领下,变得越来越强大,在国际上的地位,也日趋成熟。

    攰攰也长大了,一切都很美好,除了苏纤芮这五年来,没有什么音讯。

    可是,大家都知道,席祁玥没有放弃。

    只要有时间,席祁玥就会去苏纤芮当初出事的那座凤凰山去爬山,他的目的,是想要找到苏纤芮。

    京城,琉璃街。

    一头长发的女人,半边脸被厚重的头发遮挡住了,她拿着一包衣服,交给店里的老板娘,杏眸带着一股水润的看着老板娘。

    “阿施,今天这么早就将货给我了,谢谢啊?!崩习迥锍さ煤芘?,但是人很好,她朝着阿施道谢道。

    阿施笑容甜美的对着老板娘摇头,伸出手比划着,用手语告诉老板娘,不用客气。

    “我就知道,将这种事情交给你,绝对没有问题的,给这是今天的钱,谢谢你啊?!?/span>

    老板娘将一叠钱交给阿施。

    阿施拿着钱,眼底带着欣喜的点点头。

    阿施朝着老板娘道谢之后,便离开了。

    老板娘看着阿施离开,眼中带着些许怜悯的摇头道:“真是一个好姑娘,可惜了,不仅被毁容了,还是一个哑巴?!?/span>

    阿施的左脸毁了,一直不敢露出左脸,而且,她还是一个哑巴。

    好在她身边有一个很好的男人,一直照顾阿施,而这个男人,叫云染。

    云染是一个脾气很温柔的男人,他是一个中学老师,父母已经去世,就剩下他一个人。

    五年前在凤凰山那边爬山,看到了阿施之后,便将她带回来,为了治疗阿施,花费巨额的医药费,但是云染从未抱怨一句。

    阿施沉睡了一年才醒来,醒来之后,就不会说话,她没有记忆,不知道自己的家在什么地方。

    云染觉得,阿施是上天送给他的,因为老天爷知道他一个人生活很孤单,就将阿施送给自己。

    他对阿施很好很好,阿施也很依赖云染。

    云染在小区买了一套房子,虽然不算是很大,九十平方,对于他们两个人来说,绰绰有余。

    房子外面有一个庭院,阿施没事就会在这里种种花草。

    阿施走进院子,云染已经下班回来,正在做饭。

    阿施开心的将手中的钱交给云染。

    云染摸着阿施的头发,清隽儒雅的脸上泛着一抹浅浅的温柔道:“傻瓜,这些钱是你辛苦赚的,不需要给我,我帮你存起来,以后你要用了,就在卡里取,知道吗?”

    阿施歪着脑袋,伸出手臂,紧紧的抱住云染的腰。

    云染放下手中的锅铲,将火关掉,回头搂住阿施道:“是不是身体有哪里不舒服?我带你去医院?!?/span>

    阿施的身体一直不算是很好,她闲着无聊,云染就给她开了一家衣服店,顺带帮人送批发的衣服上门,阿施很能干,生意也很不错,但是云染总是担心阿施的身体状况,所以请了自己以前的青梅竹马帮助阿施,现在两人的生意,做的也是有声有色的。

    见云染这么担心自己,阿施抓住云染的手,摇摇头,她比划着自己的手,告诉云染,自己没事。

    云染看着阿施,将阿施的左脸的发丝移开,看到阿施脸上那两道像是蜈蚣一样丑陋狰狞的伤疤,眼底满是疼惜。

    阿施看到晕染的目光之后,有些惶恐的捂住自己的脸,似乎很害怕这个样子的自己,被云染看到,云染伸出手,轻轻的佛开了阿施的手,目光坚定温和道:“别怕,阿施不管什么样子,在我的心里,都是最漂亮的女人?!?/span>

    阿施闻言,脸上露出孩子一般的微笑。

    看着这个样子的阿施,云染紧张道:“阿施,你愿意成为我的妻子吗?”

    他一直很想要一个家,想要和阿施结婚,他想要确定,阿施肯不肯嫁给自己?

    他虽然救了阿施,但是不想要因为这个样子,就强迫阿施和自己结婚。

    阿施怔怔的看着云染,低下头,轻轻的点头。

    女人算是答应的动作,让云染的情绪不由得激动起来,他在课堂上,一直都是一个非常知性优雅的教师,只有在面对着阿施的时候,才会露出这种类似于孩童一般的喜悦。

    “真的吗?”云染干净的手指,紧紧的抓住阿施的手,声音颤抖道。

    阿施重重的点头,就像是在告诉云染,她是真的想要成为他的妻子一样。

    云染一整天的心情都很开心,下午的时候,他特意请假,带着阿施去了市中心买衣服。

    阿施也没有拒绝,和云染手牵着手,去逛超级市场。

    市区比阿施他们住的那边的地方更加的热闹繁华。

    阿施对这里的一切,都感觉非常的好奇。

    云染一直都小心翼翼的牵着阿施的手,似乎担心阿施会不小心迷路一样。

    云染见阿施的一双眼睛,一直盯着不远处的咖啡厅看,云染的唇瓣不由得微微勾起。

    他伸出手,轻轻的拍着阿施的手背,哑着嗓子道:“阿施,是不是想要去喝咖啡?!?/span>

    阿施眨巴了一下眼睛,点点头。

    她很想要去品尝那股醇厚的滋味,有一次,阿施闻到这股咖啡的味道,莫名的想要喝。

    “我带你去喝咖啡?!奔⑹┖孟袷呛芟不犊Х鹊奈兜?,云染的眼底带着淡淡的宠溺,他牵着阿施的手,朝着咖啡厅走去。

    阿施很少有这么喜欢的东西,一旦出现,云染就会记得很牢很牢。

    只要是阿施喜欢的,云染都会满足阿施。

    阿施和云染一起往咖啡厅去的时候,一个小朋友朝着云染和阿施冲过来,阿施没有看到,整个人便和孩子撞到一起。

    “对不起,有没有受伤?!卑⑹┖茏偶钡钠鹕?,云染扶着阿施,一边对着精致漂亮的小男孩道歉。

    攰攰很乖的从地上爬起来,仰头看着被发丝遮盖了大半张脸的阿施。

    “小朋友,有哪里觉得不舒服吗?叔叔可以带你去医院检查一下?!奔麛姅娨恢笨醋虐⑹┛?,云染的唇角带着浅浅的温柔。

    他蹲下身体,看着攰攰温柔道。

    攰攰皱了皱眉头,只是盯着阿施看。

    云染见攰攰一直看着阿施,有些好笑道:“怎么?你很喜欢姐姐吗?”

    攰攰摇摇头,漂亮的凤眸带着些许的暗淡。

    “攰攰,谁让你乱跑的?!本驮谡飧鍪焙?,一道沉沉的声音,在云染他们的背后响起。

    云染和阿施回头,就看到了一身黑色西装的顾念泠。

    男人成熟俊美的五官,还有身上那股强大的气势,让人不容忽视。

    云染握住阿施的手,对着顾念泠温和道:“这是先生的孩子吗?刚才我们不小心撞到……”

    “小叔,攰攰想要回家?!痹迫镜幕盎姑挥兴低?,刚才一言不发的攰攰,已经抱住了顾念泠的双腿,扬起稚嫩可爱的脸蛋,对着顾念泠张口道。

    顾念泠摸着攰攰漂亮的脸蛋,蹲下身体抱起攰攰,随后便朝着云染和阿施颔首道:“抱歉,我侄子有些调皮,希望没有冲撞到你们?!?/span>

    原来是侄子?长得还真是像?云染看了看攰攰和顾念泠的脸,摇头道:“不,怎么会,应该是我们没有看路,真是抱歉?!?/span>

    “苏纤芮?”顾念泠见云染也是一个非常有礼貌的人,那双冰冷的眼眸,微微的运动者淡淡的光芒,他将目光移到了被云染牵着的阿施身上。

    虽然只有一半的脸,可是顾念泠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这个女人就是他们找了五年的苏纤芮。

    阿施一脸迷茫的看着俊美好看的顾念泠,在听到顾念泠叫着一个完全陌生的名字之后,阿施有些惶恐的后腿了一步。

    看到阿施这个样子,顾念泠的眸子不由得一阵沉凝。

    “先生,我未婚妻不叫苏纤芮,她叫阿施?!?/span>

    阿施……

    顾念泠定定的看着阿施,像是想要从阿施的脸上找出些许的不同,见阿施似乎真的不认识自己,又很怕自己的样子,顾念泠立刻恢复了常态。

    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抿唇朝着云染道歉道:“抱歉,我刚才以为,她是我认识的一个朋友?!?/span>

    现在看来,一切都是他想多了,眼前的女人,不是苏纤芮。

    本章节未完待续

    想获取精彩的免费资源?微信长按下图或扫码注我们】!

    Copyright ? 广州竹席销售网络社区@2017
  • 人民日报:术到极致近于道 2019-04-18
  • 家里这些地方万万要装柜子 收纳空间多十倍 ——凤凰网房产 2019-04-18
  • 妳这四两是想说:只有懒惰,才能激励荷尔蒙[微笑] 2019-04-08
  • 蠢货!计划不是自下而上制订的。首先是国家战略计划,简称国家计划,其中与经济有关的,叫国民经济计划。5年计划,和一年一次的计划会议制订的计划,都是由国家计委主持制 2019-04-08
  • 科尔谈詹姆斯斯:我完全不知道他手部受伤了 2019-04-07
  • 工业富联“翻脸” 两天市值蒸发619亿 2019-04-07
  • 男子打拼十年买百万豪车相关新闻 2019-04-06
  • 3898元起vivo NEX发布:升降式前置镜头,正面全是屏幕 2019-03-27
  • 全国轻工大家居职业教育集团成立 2019-03-27
  • 王晨:抓好大气污染防治 实现人民群众蓝天白云美好期盼 2019-03-19
  • 印度亮出底牌武器威慑中国,解放军应对手段相当硬气:中国不怕 2019-03-19
  • 南水北调中线调水达150亿立方米 沿线居民用水水质明显改善 2019-03-14
  • 其实啊也不奇怪,菜做好了先来一份尝尝味道于是提前开吃了。 2019-03-03
  • 中基协会长洪磊:私募基金监管逻辑初步形成,市场生态不断优化 2019-02-16
  • 乘热气球飞跃千年王朝古都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