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民日报:术到极致近于道 2019-04-18
  • 家里这些地方万万要装柜子 收纳空间多十倍 ——凤凰网房产 2019-04-18
  • 妳这四两是想说:只有懒惰,才能激励荷尔蒙[微笑] 2019-04-08
  • 蠢货!计划不是自下而上制订的。首先是国家战略计划,简称国家计划,其中与经济有关的,叫国民经济计划。5年计划,和一年一次的计划会议制订的计划,都是由国家计委主持制 2019-04-08
  • 科尔谈詹姆斯斯:我完全不知道他手部受伤了 2019-04-07
  • 工业富联“翻脸” 两天市值蒸发619亿 2019-04-07
  • 男子打拼十年买百万豪车相关新闻 2019-04-06
  • 3898元起vivo NEX发布:升降式前置镜头,正面全是屏幕 2019-03-27
  • 全国轻工大家居职业教育集团成立 2019-03-27
  • 王晨:抓好大气污染防治 实现人民群众蓝天白云美好期盼 2019-03-19
  • 印度亮出底牌武器威慑中国,解放军应对手段相当硬气:中国不怕 2019-03-19
  • 南水北调中线调水达150亿立方米 沿线居民用水水质明显改善 2019-03-14
  • 其实啊也不奇怪,菜做好了先来一份尝尝味道于是提前开吃了。 2019-03-03
  • 中基协会长洪磊:私募基金监管逻辑初步形成,市场生态不断优化 2019-02-16
  • 乘热气球飞跃千年王朝古都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2-02
  • 乒乓球直拍发球视频:乡人三则

    横拍发球技术侧旋球 www.pwyq.net 云路巷10号2019-01-14 05:11:56



    老俊华

    ?

    初四晚朋友的车送到巷子口,原来密集的房子已经夷为平地,不远处矮矮的东城门洞像缺牙老汉的豁嘴,迷迷糊糊继续走,女儿喝止了我。初五是正日子,端阳,父母六十年婚庆。外面订了席,也是吃得糊糊涂涂,咸淡莫辨。和母亲牵了手,黄土扑了脚面。一溜小巷,拆了一半,爱婵姨家的小二楼也坍了一片,被阳光蒸出一阵土腥味儿。挨过去就是秀成家了,没有上过漆的门,却是无恙。

    母亲说,秀成住院了。

    甚???

    脑血栓。

    一时无话。

    居巷子几十年,邻里已成亲戚。称呼起来,名字后面姨奶叔舅,自有一番亲切。名字而外,没有亲戚称谓的,往往是那些被大家小瞧的,或家境或人品有些让人背后闲话的,如秀成。

    秀成六十二岁,说老不老,昔年嫁过来的时候,有人讥其带肚子。安子憨厚,喜秀成一身白肉晃眼,嗣后于茅厕道上产下一子,取名俊华。

    安子煤矿上班,秀成怀里兜着俊华巷子外搭客,也不避人,依旧和邻里招呼,倒是跟着的人勾了头,沿墙根蛇一样遁入。有人趴墙头,瞅见秀成把俊华往炕梢一丟,撩起衣襟露出一对大馍馍。几岁时,俊华头小,驼背,地包天,似小老头。巷子里大大小小的人便叫“老俊华”。

    俊华常被秀成关在门外,坐在爱婵姨家门前石上,被路来路过的人调笑。十岁以后,渐知人事,被人揶揄,知道不是好事,便抬起脸望天,下巴翘起。

    俊华在街前石上长大,没进过学校。安子退休回来,焊了铁皮柜,公安局备案,做起开锁配钥匙勾当,俊华便跟着铁皮车进出。街上眼宽,常有发丧队伍浩浩荡荡,俊华追着看,渐渐悟出端倪。遇有人家临时缺个扛花圈挠物件的,俊华便自告奋勇,挺直腰身,后来因引路王菩萨一职常缺,讲究的人不愿为之,俊华便专司此职,挺起瘦腰,参加到出殡队伍中去,挣顿饭。秀成不乐意,安子也不乐意,席面诱惑大,俊华偷着摸着去,口袋里竟也三十,五十揣回来,在秀成脸前晃。

    俊华在城里举引路王菩萨的营生做的稳妥,秀成家已经翻盖了四间房子,他家房后面是古钟公园,山墙开了小门,方便人进出。

    那时候,安子待遇不错,一家三口各有各的零花,俊华端着钵碗街前吃饭,碗里油糊糊的。

    安子脑出血,送到医院就没了。秀成家失了进项。再遇她时,鱼泡眼耷成一条缝,一嘴黑牙歪斜,嗓子嘎嘎的,像公鸭叫。拉扯蹬三轮,菜贩子。那人从后门离开时,三轮车上的东西就不见了,又不好声张,一来二去,秀成的买卖寡淡,只和人坐在街前石上拉家常。

    秀成没办低保,俊华也没有。挨着的人家都办了。喜梅子和光棍儿子一人领着一份低保。众人打劝,包括母亲,她是跟前街坊唯一读过书有工作的人。秀成听不进去,说我们家的事别人不清楚。

    俊华在一次掏墓时摔折腿,打了石膏。出殡的主家说俊华是不请自到,与他们无涉??』约阂菜?,怨不得人。撑着双拐出来,头发毛猴一样乱窜。拿了两瓶日本产的钙片,他双手接着,手上的油污如包桨。动员他多走,每次路过,看他和几个老婆婆闲话,始终坐着不动,尖瘦的身子拱起一座小峰。不好再说什么。

    秀成大约那活干得多了,掏空了身子,双腿浮肿,走路打晃??』荒甓嗪笕恿怂?,骑自行车出去。十几年掺和殡葬,事宴上的事也知道个大概。有小户人家舍不得花钱请总管的,俊华就顶上。洗脸洗手,穿一身廉价西服,扣子上系一根红布条,直起腰,尖着嗓子指拨着。散席的时候馒头油糕剩菜一大包带回来,在巷子里大声说着话。

    秀成无事,女儿就把娃娃送过来。女孩,只在秀成两腿间动弹,拿了橘子给她,仰起脸看秀成。黑匍匐眼闪亮。秀成嘎着嗓子说拿住。孩子接了,一手一个,多了不要,招人疼。

    端午后几日,在巷子里转,看拆成一堆的旧物,等着俊华出现。一次,他骑车过去,追着喊:老俊华,你妈怎么样了?回:出院了,带起一股浮土。

    昨天出去办事,特意绕过去,几个街坊都在,还有俊华。

    我讷言,和街坊招呼过了,说了句老俊华,给我指指公园扩展的线路??』派碜吖?。一小段,问医药费的事,俊华说,差不多了,分三次报的,有他妹妹跑着??』妹檬歉鋈钊?。我哦哦听着,看看躲开人了,把皮夹里事先放好的两张抽出来,说给你妈买点好吃的,指了指有人处,别跟她们说道,他推让了一下,接了。

    瞬间卸下一块石头。

    两百块钱是返京的卧铺,换作座位,几个小时,没啥。

    回看一眼,俊华细瘦的身体挺起来。想起一件事,喊,你多大了。

    俊华尖声应着,属马。

    他不识数,算了算,也四十了。

    人世呀。

    ?

    张四和井

    ?

    张四大约是沾了那口井的光。

    ?

    云路巷几百口子人,都吃那口井里的水,还有其它巷,景颐巷什么的,最可笑的是甜水井。你听听名字就会知道,那是个多么诱人的名字,甜水井,里面一定藏着一口井,而那井水是甜的。

    甜水井巷是个小巷,小的不及云路巷十分之一大,里面拢共几户人家,却霸占了这么好的名字。一口好井,锁在小巷,在人们眼里,相当于一个人人钟爱的好女人,却被那么一个不起眼的男人给占有了,这得让多少人愤愤不平。但有意思的是,甜水井的人也来这里挑水了。

    ?

    结论只有一个,云路巷的这口井,水好喝,出水又旺,按照风水学上的说法,这是一块风水宝地。

    可惜的是,这么多年,这口井没有名字,它默默地承担着成百上千口人的吃水用水使命,而润泽的这么多人,没有人想到该给它一个名字,就像跟了你多年的女人,你却没有给她名分一样。

    其实也不尽然,这么多年无名无姓的,一旦有了说法,会让人感觉突兀,不合适,不理解,不接受。

    这样,挨着井边的人就叨了光。有时候人们挑起一担水桶,碰上熟人,不说去挑水,说去张四那儿了。

    ?

    张四,就是离井最近的人家。

    还有其它人家。人们习惯说张四,是因为张四是个光棍,院墙的胡集坍塌了一段,也不修补,很多人就从那里经过,抄近路,挑水的人省了不少力气?;褂猩涎У暮⒆?,从那里过,张四的院子里种不少了指甲花,还有自然生长的香蒲草,女人们去掐指甲花,像掐自己家种的花一样,招呼也不打一个。

    张四一个人生活,喝酒就很自然,喝了酒,踉踉跄跄从屋里出来,扑势着往出走,没有大门,两面都可以自由进出。喝完酒,扑势着往回返,路过井边,两只脚拌蒜,看到的人扔下扁担过去扶一把,张四摆摆手不用,张四很清楚,脑子里清楚,嗓子里会浪出两句荤曲儿,然后噗嗤一笑,身子跟着晃悠一下。

    ?

    ?

    张四最终死在酒上。县里铺自来水管道,挖沟挖到云路巷,解决一巷居民的吃水问题。沟挖的很深,黄泥地,一走一沾鞋。我上高中,每天两脚泥,回家在门口的台阶上刮半天。

    下了雨的黄泥土,不仅粘脚,还滑,一不留神会出溜到沟子里。那条沟挖成有两个多月,从夏天到秋天,工程不知怎么就停了,一条沟静静呆着,赶上下雨,里面就储存了水,滑下去再爬上来,浑身上下都是泥。

    秋雨连绵,沟两边的路 又滑又黏,过路的人踩在堆起的土棱子上,扶着学校的墙慢慢走过,才不至于掉进去。

    张四掉进去了。

    第二天一早,云路巷的人们走出来,围在路沟边,说着,往里看。其时沟里已经无人,张四的尸体被人抬回家里,入殓。有人就在沟子边上撮起一撮土,点上三支香,合起双手拜一拜。

    张四肯定是喝了酒的,云路巷的人分析。张四肯定是头朝下栽进去的,云路巷的人像公安局破案一样肯定地下结论。

    没有人对这个结论持怀疑态度,不足两米的土沟,若非栽进去,是死不了的。

    张四的死让走路的人有了担心。家大人叮嘱孩子不许在沟边玩耍,上了年纪的人不上那条路,从井边贴着张四家的墙根绕过几步。不是着急,轻易不走沟两边。骑自行的人则从张四的院子碾过去,院子里没有人声,车轱辘把香蒲草压得歪斜。

    冬天,沟终于填平了。水龙头安在金明舅舅家前头,也是去井边的必经地。一担水二分钱,水龙头跟前坐着人,专门收水票的,收水票的人不在了,就把水龙头上锁。挑水的人取了钥匙开锁,把水票夹在水管子边上的一个夹板上,也不计较桶大桶小,那会儿水不值钱。买一沓水票,夹在月份牌下,每天撕一张或两张。自来水哗哗的,省了不少劲儿。却没有了井水的甘甜。有些人家还是愿意多走几步路,去井里挑水

    冬天路滑,井边少了人挑水,长方形的井口结了厚厚的冰,只露出一个小窟窿。大人吩咐孩子,不要到井边玩儿。

    张四没有后人,房子被大队收了,储存饲草。

    井是什么时候填的,不记得了。

    云路巷的人说起那口井,连带着想起张四,说张四仁义,死在路上,没有掉进井里。

    ?

    娘栓

    ?

    ?前天听到娘栓的死讯,是和家里的小狗丢丢夭亡同时。加夜班,大概打磕睡,卷进机器里。工友关了闸,他已面目莫辨。其时我尚在途中,与母亲在车上有一搭没一搭闲说。心里惊了一下。

    昨天下午,推掉一个应酬,在巷子里溜达,试图找到娘栓的家,捡拾一些他的轶事。

    ?南北巷。母亲家居巷底,往南走,半中间,朝西捅出一道斜支,以前就有。 原是通着的。贴着人家的墙、屋蜿蜒过去,能跳进一处大院,姓石,大户人家,走出去,就是街口了,可以省几步路。大户人家的孙女是我小学同学,我们相约上学。没有围墙,我跳下去在跳上来并乐此不疲。这是几十年前的事了。后来陆续搬来人家,盖起房子,路就堵死了,娘栓家是其中的一户。

    斜支里参差横陈的几扇门,都半掩着,里面的房子毕现。几家房子没有太大区别:平房,一律矮,木窗上的玻璃有点脏,看不到里面。 院子里杂驳,窗台胡乱竖着老南瓜,老西葫芦,还有一家摆着缺了一半的向日葵盘。除了一户人家,余下三家的院子安静,像没有人,畜等活物。

    那一家却是活泼泼的,门洞支了圆桌,五个孩子在桌子上摆麻将。两个女孩,三个男孩。最小的男孩约两三岁,紫酱脸,黄乎乎的乱发,扑在桌子上,双手不停地往自己跟前掬麻将,被别的孩子抢走了麻将,也不恼不哭,扑在桌上,死死压住麻将。外貌疑似几十年前的娘栓。母亲说,娘栓20岁的儿子网恋,带回一个女孩同居,两人皆不够法定婚龄,女孩诞下一子后走了,孩子留给了奶奶,也即娘栓婆姨。这是两年前听来的事,算算,和这孩子差不多大。

    在逼仄的小巷子来回走了几遍,没看到有人家门头上挑出岁头纸,悻悻回家,脑子里却绕不开娘栓的事儿。

    ?四十年前,娘栓和我家是邻居。姥姥家隔墙过去是张家,行三。张姓在东街是大姓,盘根错节,都沾亲带故,隔壁的,我们叫三姥姥,再过去,姓吴,独户,我们顺着喊吴姥姥。吴姥姥家过去就没有人家了,是东街的菜地,吴姥姥家院子大,娘栓家就借居在吴姥姥家。这样,五岁的娘栓出现在我们眼皮下。大脑瓜上顶着乱糟糟的黄头发,紫酱脸,小我几岁,短而矬,像个矮冬瓜。三姥姥家南房后墙临街,有一扇磨盘倚墙,娘栓踩着磨眼站到磨盘上朝天瞅,呆呆的,问他瞅啥,他说瞅云彩,我一把把他揪下来,一个纵步跳上磨盘,看着天上的云游来游去。娘栓不敢跟我争,坐在地上蹬着双腿,嚎着,两股黄稠鼻涕拖到地面,她娘尖着嗓子喊娘栓。我恶心他的鼻涕,又怕见到他娘不好意思,迅速跑到巷子后面半人高的蒿子地躲起来。

    娘栓家穷,日子过得不如人。矮小的娘栓一直是巷子里一些人调笑的对象。娘栓想跟着我们玩。他笨,讷,被我哥或其他的男孩子作势吓唬两下,就躲在门背后不敢出来,又不甘心,扒开门缝瞅外面,我们踹一下脚或吼一声,他就赶紧关紧门,屁股顶着。后来他家搬走了。他大在生产队当小队长,优先住进大队闲置的两间房子,就在我上学穿过的小路上,房子既旧且破,也无院墙,荒荒的一块,不过强似在别人家屋檐下。

    我初中毕业他才上学,又总是留级,我们渐渐拉开距离。其间听说她娘走了野路子,找了个瘸子拉边套,娘栓后来过户到瘸子名下,顶班进了化工厂,算是有了保障。

    娘栓媳妇我见过,瘦瘦小小,脸上有淡淡的雀斑,像个未成年的女孩,抱着娃,来三姥姥家门前石条上坐。后来有了老二,牵一个抱一个。娘栓大走了,瘸子扶了正,也算完整的一个家。娘栓老实,工资奖金悉数交待婆姨。娘栓娘厚道,家里的花销有瘸子的工资,瘸子是伤残军人,待遇不低,娘栓的媳妇提及家里的事,总是开开心心的。

    娘栓家的五间大瓦房就杵在巷子里,我没有见,但想象他日子过得不赖。 我搬家。为生计故,又辗转几百里,离巷子越来越远了。来去匆匆,探望父母,在巷子里走走踅踅,听一些零星的往事,亦是给缺失的心底填一点空。

    去看娘栓出殡,门外的墙边立着几个花圈,墙上贴了祭文,简单的几百字,几个戴着孝帽的男人忙进忙出。一班鼓手吹得凄婉,高亢。我站在鼓手旁听着,矮小的娘栓随着音阶爬上云端,他的世界何其辽阔。

    眼里的泪有些噙不住,扯了口罩遮面。想看看瘸子,他一直活在传说里,没有和我照过面。没有等到。 跟前有人嘁嘁喳喳,说娘栓其实没有回来,尸体冷藏在殡仪馆火化,单位给补贴。间或有几张熟脸,也是好多年没过过话的。我低了头,扒开人群,回家。母亲说瘸子脑血栓,平时坐着轮椅,很少出来。 娘栓虚45,逢九。九为老阳之数,物极必反,民间有逢九必凶的说法,娘栓没有躲过这一劫。

    ?

    ?


    Copyright ? 广州竹席销售网络社区@2017
  • 人民日报:术到极致近于道 2019-04-18
  • 家里这些地方万万要装柜子 收纳空间多十倍 ——凤凰网房产 2019-04-18
  • 妳这四两是想说:只有懒惰,才能激励荷尔蒙[微笑] 2019-04-08
  • 蠢货!计划不是自下而上制订的。首先是国家战略计划,简称国家计划,其中与经济有关的,叫国民经济计划。5年计划,和一年一次的计划会议制订的计划,都是由国家计委主持制 2019-04-08
  • 科尔谈詹姆斯斯:我完全不知道他手部受伤了 2019-04-07
  • 工业富联“翻脸” 两天市值蒸发619亿 2019-04-07
  • 男子打拼十年买百万豪车相关新闻 2019-04-06
  • 3898元起vivo NEX发布:升降式前置镜头,正面全是屏幕 2019-03-27
  • 全国轻工大家居职业教育集团成立 2019-03-27
  • 王晨:抓好大气污染防治 实现人民群众蓝天白云美好期盼 2019-03-19
  • 印度亮出底牌武器威慑中国,解放军应对手段相当硬气:中国不怕 2019-03-19
  • 南水北调中线调水达150亿立方米 沿线居民用水水质明显改善 2019-03-14
  • 其实啊也不奇怪,菜做好了先来一份尝尝味道于是提前开吃了。 2019-03-03
  • 中基协会长洪磊:私募基金监管逻辑初步形成,市场生态不断优化 2019-02-16
  • 乘热气球飞跃千年王朝古都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2-02